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DS2]the people seek loneliness of the star

summary:管理者END背景,峰津院大和感染上了花吐病,对于他而言,这成为了真正的不治之症。

character:峰津院大和,峰津院都,迫真琴,菅野史和Jps局局员

cp:和主/主和,左右未判明

warning:OOC,刀?视个人理解可能是BE的结局.

分级:PG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Atlus,他们无论何时何刻都是站在世界之巅的最高力量与智慧。


The people seek loneliness of the star.

                               ——他从晓星中寻求静寂

        *

    蓦地,花吐病如同一阵旋风般席卷而来,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从何地而起,亦或是从何时而起。只记得第一个花吐病患者蜷缩在地上,零星的几片沾着鲜红色液体的花瓣悠然落下。东京三月的街头扬起一阵夹杂着矢车菊,白百合和红玫瑰的芳香的清风,裹挟着恐惧与单相思恋情无法实现的苦痛拂去,令人颤抖。

    没有人想到灾厄会如同繁花般美丽。

    正如没有人想到那个峰津院大和会成为jps局中的第一个感染者。

    只看到黑色的身影如同失去生气的枯叶般从高台落下,徒留下一串披风扑打空气的声音。刻耳柏洛斯在幽蓝色的光芒中一跃而起,打破所有人的惊愕,将它的主人接住落地。

    紫罗兰和勿忘我的花瓣从峰津院大和松开的掌心悄无声息地飘落于地,激起阵阵涟漪。

       *

   峰津院大和在自己的房间中醒来,他很久没有回到这里,或者说,自从花吐病爆发后,他只剩下在办公桌上短短休憩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是深夜时分。三月的天空被梅雨洗刷得澄澈而干净,亮晶晶的转着琉璃般的光芒。他顺着参宿七的方向看去,目光沿着波江座一路下行,天兔座仍然悬挂在在苍穹之中,熠熠闪烁,倒映在床头的水杯中。椴树花瓣上下沉浮,如同他从未明了的那个人的想法。

    曾经他认为强者不会回首过去,但如今他没理由地想起了那个人跳脱而总能给他带来惊喜的言行,他强塞给他章鱼烧,他做出自己的选择,他推开他自己被吞噬在宇宙的洪流中,他冲上阿卡夏层接下对准自己攻击,虚无缥缈的记忆清晰起来,于是峰津院大和只能感受到腹部一阵痉挛,花瓣伴着咳嗽从喉咙涌出,成为触目惊心的血花。

    迫真琴是在这个时候冲进来的,谁都知道JPS局的副局长总是兢兢业业尽职尽力,把天资过人却不谙世事的两位峰津院当成自己的弟妹看待,峰津院大和经柳谷乙女的临时治疗送回峰津院家的祖宅后,她就申请照顾这位过早成熟的17岁的少年。而峰津院大和抬手阻止她,一如既往摆出不可一世的态度,接下迫真琴为他递来的水杯看起来已是最大的让步。

    她也清楚花吐病的根结所在和峰津院家严苛的家规——毕竟因两情相悦后治愈的病例的的确确得到了证实。倘若平时,她会为一心只有公务的局长居然有心上之人而感到欣慰。

    但不是现在。

    “局长,如果是一般平民……如果是您认可的人,我想本家那边也不会介意,我想,您应该争取一下?”

    “他不在了。”

    一如既往的干练简洁,口吻冷淡得如同寒冰般,强硬地结束话题,于是陷入一阵沉默。

    “迫真琴,”他突然喊道。

    被点名者条件反射式立正站好,反思是否又触及桀骜不驯的年轻局长的逆鳞。而峰津院大和似乎想起了什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开口:

    “……な……き……む………………し?”

    与其说是犹犹豫豫,倒不如比做国小的学生们一字一句式的拼写。

    迫真琴一时头脑空白,仿佛和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曾经听过的声音重叠,只听到年轻老成的局长突然发出一阵大笑,并非是她所知的嘲弄、傲慢亦或是自命不凡,真真切切属于一个17岁的少年,与友人一起实施恶作剧得逞时爽朗的笑声。

    “对了,那些老头子还没有拆除天空树支部吧?”

    迫真琴点头,天空树支部在建设初期就因设备原因废弃——当然不是真的,然而即使身为副局长,她也只知道那个不知什么时候建立的分局仍在运转之中。信奉实力主义的峰津院本家执意要拆除无用的事物,而峰津院大和和都两人力排众议,最后也只争取到一段缓期。

    “局长……我认为,再也么说,您也应该争取一下。”

    “……你可以走了。”

    峰津院大和语调一转,重新回到桀骜不驯俯视一切的姿态。星光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迫真琴遵从命令鞠躬后离开,陪伴局长多年,仍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清楚他的想法。

    总是明白局长下一句话想说什么,拥有着不可思议的精力和跳脱常理的智慧,富有堪比峰津院大和的领导能力和人缘才能,和大和局长满世界跑着火车,喊着迫真琴爱哭鬼,包括局长在内所有人最信赖的leader。那个人似乎的确存在,但他是谁呢?她想,我,好像,是知道的?

    “争取一下吗。”

    峰津院大和目睹着她离开,然后重新被自己所吐出的勿忘我的花瓣所淹没。

    *

    花吐病的传染似乎在峰津院大和采取的措施下得到了有效控制,然而与此相对,他的病情却开始恶化,本来因继承龙脉而过负荷的身体更为虚弱,没有人知道根结何处,无人知晓缘由。菅野史制作了抑制花吐的药物,然而最终只能使他在回复了血色的几个小时后回到东京支局的实验室,窒息在自己重新吐出的花瓣之中。

    “嗯?局长您还是对那个小女友念念不忘呀?”

    “男友。”

    似乎是自己的猜测得到印证,菅野史眯了眯眼轻笑了两声, 她在脑部研究的实验在三个月前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仿佛有人帮她捅破了制约才能的薄纸,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一切。随即表情又严肃起来,“在当前还没能对花吐病找到发病原理和科学的治疗方法情况下,如果局长您还想继续为守护国家事业发光发热的话……“

    峰津院大和清楚她想说什么,他闭上眼沉入回忆的深海,却被剧烈的咳嗽打断,指缝间涌出鲜花,实验室弥漫着紫罗兰的芳香,来自一位与来自阿卡夏层的集体指令对抗的虚弱的反叛者。

    “我不想忘记他。”

    “局长,我想您应该清楚后果。”

     “他曾经说我应该任性一点。”峰津院大和顿了顿, “而且,你觉得我会败于死亡吗?”

    以常人不可想象的年纪登上领导者的王位,在两次的审判中带领人类幸存,以一己之力修复被抹消的数据,凭借信念扭转管理者的法则,

    他是最高力量。

        *

    峰津院都暂时接下了峰津院大和的职务,这名与局长无论外貌还是气质都极为相似的女性很快就在认同个人实力的JPS局中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花吐病患者虽不见减少,病情却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日渐虚弱的峰津院大和例外。

    都曾交代世代服侍峰津院家的仆人严格照顾好大和的起居,直至奇迹出现,拒绝一切救赎的峰津院大和康复。然而正如无人知晓的过去中他阻挡在通往北极星的传送终端前那样,峰津院大和无数次从JPS局局员的监控下消失,却又不隐藏踪迹。在东京支局的礼堂中,在代代木公园的长椅上,在北海道龙脉的总终端,在大阪街道章鱼烧的小贩前,最后长久地驻足天空树支部,那个少年的身前。

    仿佛在寻找着什么被遗忘的东西。

    峰津院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作为另一个保留记忆——虽然并不完全,她也只能猜到一切与那个人有关。

    土曜日的破晓之时,她顺着花瓣的踪迹在东京支局的电梯口拦住峰津院大和,他重新穿上JPS局局长的长风衣,黑色的布料衬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峰津院大和不再咳嗽,身上飘散着淡淡的花香,比平时还要平静。

   不祥的预感涌上她心头,她抓住峰津院大和的手臂,厉声发问: “哥哥大人,您要去哪?”

    峰津院大和并未用言语作出回答,他掏出了手机。峰津院都失去意识前瞥见施放多鲁米那灰暗的光芒,而峰津院大和,她本应无血缘关系的兄长勾起嘴角。

    “峰津院都,未来交给你了。”

    *

    峰津院都从昏迷中醒来,她捡起那些散落的花瓣,从东京支局出发,峰津院大和的行迹笔直,丝毫不带踌躇和犹豫。她沿着jps通道两侧越来越多的紫罗兰和勿忘我,逐步到达天空树支部。花瓣带着还未凝固的鲜血散落一地,她走过那个悬浮在水瓶中的少年,最后终止于一片花海。

    曾经能够通往阿卡夏层的传送终端。

    可是阿卡夏层的坐标,早在那个时候那个人做出最后的选择,把世界重置后,就——

    ——在所有人,连她,本不应该存在的人外之物的记忆中都抹去了啊?

    她还想继续思考下去,附近待命的局员冲进来,脸上仿佛还带着无法抑制的喜悦。

    局长,花吐病患者全部痊愈了,他说道。

    *

    峰津院都感到一阵耳鸣眩晕,于是下意识的环顾四周。

    她突然发现天空树支部中少了什么,她突然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然后,她也突然明白峰津院大和到底在追寻着什么,而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峰津院都沉默着,从传送终端上捧起那琉璃色的紫罗兰和天青色的勿忘我,它们在黑皮的手套上逐渐褪去了颜色,最后化为了浮尘。换气孔吹来一阵三月的清风,那些浮尘从峰津院都手上翩翩飞起,在玻璃的流光中折射出金色的光芒。

    没有人知道世界上最后一位花吐病患者究竟是是散作了花瓣,亦或是去了不知名的何方。

   END

1.标题出自《飞鸟集》,78,原文:The grass seeks her crowd in the earth.

The tree seeks his solitude of the sky.

2.紫罗兰花语:在梦境中的爱,永恒的美

3.勿忘我花语:不灭的爱

4.椴树花:据马尔克斯说能治单相思

5.菅野史提出的方法:清除有关兔子的记忆

6.大和去的地方:缘事件的地点

7.多鲁米那: ドルミナー,单体睡眠攻击

5.少了的东西:兔子和亚麻的存在

在局长和兔子生日写这种东西真是不好意思了.

一个开放性的结局……想尽可能写出局长和兔子间那种强者的风花雪月式爱情。还在摸索文风……大概……变得有点矫情……(土下座

这篇开头和结尾是最早写的中间反而是后来补上去……最后自己都扯不太出来,中间衔接并不是很到位,非常抱歉><

…还在练笔复健中,欢迎提出意见,非常感谢w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