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DS1+2]星之系谱.(1)


summary:无CP,发生在某个大陆上的幻想故事.

warning:OOC,我流妄想,瞎扯伪西幻paro,随时都会坑掉的长篇

猫耳峰岸一哉,兔耳久世响希,借用了漫画&动画名字的自家游戏主.

小标题来源自西幻四十题,作者为糊梳&以赤,鸣谢.










Ⅰ.雷鸣星辰






    没有人想到峰岸一哉会选择在破晓之时出发,正如他三年前踏着暮光离去的从兄。

    兄弟之间总会多少有些相似,从对草莓大福近偏执的喜好开始到对古魔法的热衷,木原笃郎甚至有时能在青梅竹马的脸上看到与他如出一辙的表情,尤其是在这趟旅程的终点。

    连在某些地方硬撑着不愿开口也是,谷川柚子补充。

    峰岸一哉最终还是大部分人隐瞒下他几日前在教会的圣水池中看到的真正的预言。彼时水波在管风琴发出的交响乐下微微泛起涟漪,如同他刚刚过去的第十七个生日一样平静。峰岸一哉不像谷川柚子那样对教会,或是神明,持有信仰和感激——他只是凑巧输掉了和友人木原笃郎的赌局,愿赌服输,峰岸一哉拖着艰难的步伐被迫前往教堂,向身为圣女的学院高岭之花九头龙天音搭讪。

    他同样没告诉直哉,三年前他的从兄在欧亚玛镇寄来那把作为生日礼物的法杖后便了无音讯。

    但峰岸一哉相信他知道这一天的到来。

    那时的他站在彩绘玻璃前打着腹稿,玻璃折射出琉璃色的流转的光芒,晃得他有些头晕目眩。翔门会的宣讲似乎离结束还有很长时间,而那时闲暇无事的峰岸一哉突然想到七年前的同一时刻。峰岸直哉身着和风羽织,站在圣水池边勾起嘴角轻笑。

    ——我亲爱的弟弟啊,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峰岸一哉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水波平静,映出他自己若有若无的倒影。

    





    所有人都认为久世响希会被选为勇者,正如峰津院大和成为王国议会的首席一样毫无悬念。

    他拔出了希尔瑞斯之剑,轻而易举,毫无费力地拔起了这把上古传说中的石中剑。

    这本只是布里克里格国的剑术学院新生入学典礼的常规安排,那些未来的剑士们在这把无人能拔起的圣剑前宣誓,表达对所谓骑士道的忠诚以求得到传说中勇者的祝福,好比邻国魔法学院那棵每日消耗大量魔力的榭寄生。形式主义而已,受邀出席的峰津院大和不屑。

    但久世响希不同,他的亲友打着哆嗦轻轻碰了碰剑柄,双手合十如同求饶的神态依旧是饭后茶谈的好故事。他用那双深不可测的钴蓝色瞳孔凝视着它,伸手紧握剑柄,像极了曾经每一位自认为背负勇者使命,口吐狂言的妄想症患者。

    但他选择了沉默。

    而利剑并未噤声,应声而出划破喧闹的空气。

    久世响希没想到自己跳入了那个睥睨苍生的峰津院大和的视线中,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事件发生的倪端,却不会想到自己也已经纵身跳入了这场贯彻了千年的棋局博弈中。时隔多年,他又一次听到了童年陪伴他成长的声音。

    ——光辉之人啊,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他仿佛受到驱使似的举起利剑,剑锋锐利,反射出他自己清晰的面庞。

    




    身穿黑袍的少年抬起头,夏季的天空尚未褪去幽蓝色的幕布,在远处第一缕阳光的照射下显示出如同打磨般静谧的光辉,他左手中魔杖的最上端,那颗说不出名字分辨不出产地的魔石轻轻晃动,成为破晓时刻的最后一粒星尘。

    峰岸一哉分辨不清自己的心情,他想自己也是在逃避那个预言,可冥冥之中他的确又应该踏上旅途,他险些在些无数次梦见又再一次目睹的烈火中窒息,但脑海中某个角落却不停地催促他启程。正直不多见的和平时期,他很顺利地以假期游学为借口,得到双亲的同意和祝福,以及青梅竹马的陪同。

    木原笃郎和谷川柚子从街角的青石板上走来。前者终于给他平时那根奇形怪状的法杖解开了第一层的封印,银白色的双枪在晨光下反射金属的光泽。后者不安地紧紧攒着几本治愈魔法大全,她不能这样简单地放任他乱跑——谁都知道谷川柚子对峰岸一哉抱着的那点小情绪。

    一切顺利得好像被谁安排过一样。

    远处的教堂传来破晓的钟声,王都的城门开启,几年前峰岸直哉踩着晓星离去,现在峰岸一哉踏着朝雾出发。

    这是某个少年得知预言后的故事。







    身穿白色披风的少年起身,接下峰津院大和手中的那把宝剑,如同平时在学院中一样,向那个总是不可一世的傲慢王子眨了眨眼,仿佛仍然身处日复一日普通的日常。

    新任勇者出乎意料拒绝了一切送别仪式和军队的保护,他再某人的抗议声中带上了年级垫底的亲友志岛大地,为了安抚准备临阵脱逃的友人又选上了新田维绪。新田维绪向他微微鞠躬,他笑着打了个招呼回应,然后狠狠地肘击大地的肋骨,得到一阵传遍王都的哀嚎。

    他同样拒绝了丰厚的馈赠,希尔瑞斯之剑收于随处可见的剑鞘中负在背部,兔耳外套下只有稀少的几件皮甲。志岛大地的两把小刀收于腿包中,唉声叹气为何自己也要一起前行。新田维绪收好伸缩的细剑,转身检查其他物品的补给。

    拔出石中剑的传说中的勇者从太阳初升的国度出发,在世界即将堕入混沌前将其拯救。留下那把石中剑的占星师如是说,至今仍在童谣中传颂不息。

    冥冥之中这是他的使命。

    久世响希听到王宫外民众的呼声,他在迫真琴的带领下穿过辉煌的大堂和仙境般的花园,悄悄从王宫的后门离去。

    这是另一个少年履行使命的故事。






    吟游诗人结束了他的讲述,一口喝尽高脚杯中的葡萄酒,扔下两枚金币离开。

    他转身踏入街角的阴影,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开口,轻笑。

    ——来吧,棋子就位,开始这场持续千年的游戏。

    ——Let's survive.

    

    

TBC
    

    

    

    

试着写个开头和简单人物设定,有灵感的话会继续吧……大概.

详细的设定还会再补上

>峰岸一哉

生活在人类聚集的大陆西岸,欧文克劳克国魔法学院的二年生,品学兼优的学生会副会长。

受某位亲人的影响,在还没达到入学年龄前就自学了不少自然类的元素魔法。

现用的法杖是直哉制作的礼物,高度比身高还要再多大约三十厘米。木原笃郎推测使用的主要材质是冬青木。

头上的耳机来自已经灭亡的,擅长科技北之国,是直哉的礼物。

(笃郎创造了如何给电器充电的电属性魔法,尽管还在内测中。)

因为偶然往圣水池中的一瞥得到了关于自己的某个预言,在战火波及到西之国前和友人借口游学,踏上解开预言的道路。正在寻找自己失踪的从兄。

职业是以自然魔法为主法师,魔速,擅长各种元素魔法。

柚子大概是以光明魔法为主的白魔,擅长的是治愈术一类的回复系支援系魔法。

笃郎主修魔法,但其实更偏向魔铳类。

魔杖其实是封印形态,第一层解开后是双枪。

另外近战也是可以的,武器是小刀。



>久世响希

东之国布里克里格国武技学院的三年级生,连续三年的学院第一,因为在入学典礼上拔出了石中剑,在大战开始的前三个月根据预言被选为勇者踏上讨伐恶魔的道路

本人似乎是乐在其中。

单手剑的勇者,力速流,经常会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冲进魔物群,会辅修一些被动效果类的辅助魔法。

人格魅力很高。

顺便一提峰津院大和是罪恶的资本主义王族。

大地类似于双短刀流类的盗贼,维绪是魔剑士,武器是细剑。



……关于世界观,如果我一直能写下去的话会再写吧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感激不尽

评论 ( 4 )
热度 ( 8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