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真4F]终焉观测(1)

summary:那那西在黄泉比良坂遇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characters:还未做出选择的主人公,皆杀线主人公,以及真女神转生4F里的所有人

warning:ooc,拉郎,真女神转生4F结局剧透

cp:ナナナナ(皆杀ENDx羁绊END)

羁绊线主人公:ナナシ

皆杀线主人公:神崎 七篠(かんざき  ななしの)






    >

    他想自己已经是何其幸运,起码能在见习的最后一刻能挥刀而亡,至少也能体会一把作为战士而死的光荣。再退一万步而言,也比那些尚未明白事理就懵懵懂懂死于恶魔手中的幼童好上太多。

    自己在混沌和黑暗中走到了十五岁,有偷偷喜欢的女生,偶尔有商会老板会偷偷塞给自己的零食,还在生日那天收到了失去音准的电吉他和少了个轮子的滑板………甚至也梦到过希望之星弗林与自己交谈——彼时他未明白这个梦的含义。闭锁东京中的人类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抓住那些微乎极微的希望,在于天使和恶魔势力之间的浮尘中徘徊。

    都说临死之人会以灵魂脱体的方式看到自己过去的躯壳,他抬起头,却对上一双铂金色的眼睛。可那一瞬间就消失了,仿佛远洋海面中的浮木,迅速被卷入漩涡中。疼痛让他几乎只能眯着眼睛,映入眼帘的还是东京上空的遮天蔽日的岩层。他听到朝日撕心裂肺的哭嚎,反反复复好像是在叫自己的名字。不能这样结束啊……怎么能这样结束呢!他想开口让她快点逃跑,却发现自己已经仅剩下灵魂的碎片在这濒死的身体中留存,张开嘴巴,连呼吸都牵扯出压迫神经的痛苦。

    疼痛和血腥浮沉于寂灭之中,终于能够把不幸的一切画上句号。不会有地域的引路人,更不会天堂的信使,最终自己将化作虚空的浮尘,漂浮在晦暗之中。

    他闭上眼,最后想起的是和自己相似的面庞那双耀眼的铂金色的眼睛如同烙印般,和意识一同消逝而去。






    …………

    ……………………

    但这一切并未结束。

    恶魔空有强大的肉体却只能消亡于终焉的彼岸,人类能凭借坚韧的灵魂轮回在世间却往往不堪一击,于是神杀者由此诞生了,背叛万物的法理,背离神明的庇佑,在修罗之道上独自前行,直至破灭来临。

    人非人,魔非魔,我命随我意而飘散,大抵如此。

    名为达格达的魔神拦住他,“小子,你愿意回到现世吗?”他望向不远处的光芒,是回去的道路,在昏暗的黄泉比良坂耀眼得刺伤虹膜。

    他看清魔神的陷阱,却依然抱着对同伴的眷念伴着一丝挣扎的希望签下地狱的契约,选择在人与魔的缝隙,生与死的隔阂之中踽踽独行,去完成用自我换来的神杀者的使命。怪石嶙峋,铁轨破旧,他逆流而上,耳边呻吟与谩骂不断,那些东西早已构不成语言。

    于是唯一能听到构成语言的嘲弄格外显眼,一瞬间他感恩戴德,但同时态度恶劣到他宁愿忽视。





    “没想到当时真的是颓废啊!”

     是自己,或者说——有着自己外表的某个人,那那西兀定自己没有双胞胎的长兄次弟,也兀定自己镜子中就是那副样貌。那是恶魔?亦或是从亡界归来后产生的幻觉?

    那个时刻,那个人就这么兀自出现了,金瞳的自己站在亡灵的灯火前嗤笑,犹如世界的异质点。

    于是仿佛内心被看穿一样,与自己长相如出一致的少年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和临死前最后一瞥时看到的表情如出一辙,他说:“姑且,算是神的恶作剧吧。”

    “你是谁?”

    “你。”有着和自己相同面容的少年静静地笑了,“不过对于一个死人来说还需要知道别人的名字吗?”

    “…………………………”

    “况且,哪怕你成为了转生者,那那西这个名字……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被命运摆弄的‘无名之人’而已。”

    ……是这样的。

    嘲弄掀起了深处的伤痕,哪怕是基地长大的他也凭借破旧的教科书明白自己名字的含义。恶魔遍布的街道,黑暗冰冷的角落,被遗弃的幼婴啼哭。他是爸妈不要的垃圾,比自己高大的儿童夺走他的配补品喊道;可怜的孩子啊,对街的老人怜悯的嗫嚅。雪白的电视屏幕映出自己的面容,可悲可恨。

    只有朝日……朝日她……

    朝日!

    他最后瞥见她伏在自己半凉的尸体前,死死在堕天使的爆炎下护住余留的记忆。对,他还要回去,朝日还在等他。那那西,起床了;那那西,我们回去吧;那那西,我好害怕……

    那那西最后斜眼看了那人一眼,他仍然把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但仿佛是透过自己在看什么更深层的东西,莫名地流露出过多的悲伤。

    “……快回去吧,她还在等你。”

    他好奇少年态度的转变,但那已经都与现在无关了,他迈开腿,在行军的亡灵中向前跑去,逆流而上,没入光芒中,消失在黄泉比良坂的终焉。

    “………………”

    “虽然不承认也不太一样,但果然还是同一个人吧。”

    死于大蛇口中的女孩依旧是他最深的遗憾,过了亿兆年也是如此。他伸出手,少女的护目镜逐渐浮现,依旧如新。

    半空中的岩层也好,生与死的三途川也好,这世间早无阻挡他前往各地的障碍,于是少年也一同化作金色的粒子飘散而去。

    撇去那些不能构成语言的嘶吼,黄泉比良坂重新陷入一片万籁俱寂。









    从那一天起究竟过了多久?

    十年,一千年,十万年,亿兆年,他也记不清楚了,在宇宙的最深处,连时间的存在都被抹消为虚无的星骸。最开初是电子钟,后来是画出弧线的灵摆,甚至也曾心血来潮让自己的神杀者和命运女神交替唱起二十四首小夜曲报时。

    腻了。

    无聊透顶。

    他也不是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做,第一次费尽心思创造出世界——人也好环境也好甚至超过了他曾经那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度过了大约万年后成为基因武器的牺牲品;第二次索性尝试了构建了剑与魔法的框架,但终末消逝在恶龙的怒火下;第三次,第四次……

    厌烦了,不想做了。

    达格达不就是自己想死顺便在死前颠覆一下世界吗,快来个谁把我踢掉吧。

    东京女神找来了拯救者们还在宇宙之间的迷宫里如同小白鼠一样瞎转呢。

    笑死了,连当时的我都不如……

    啊……是这样。

    于是那就成了一切的开端。







    TBC



    >

    试着写一只不像羁绊的羁绊线那那西。

    4F剧本某些地方真的处理的不太好,气氛搞得有点像恶魔幸存者2(……),加了点自己的想法努力的写得阴暗些。当然很华丽地失败了。

    ナナナナ好吃的,请吃一份水仙安利

    感谢你的阅读!!欢迎找我聊天!!

评论 ( 4 )
热度 ( 2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