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PKM]Winter Triangle

summary:格拉吉欧在武者修行中遇到了某个人。

warning:OOC,关于USUM的格拉吉欧相关内容剧透

-一个防剧透的分割线-











>

 

啊……原来这就是白银山了。

 

脑海中的轰鸣声久久没有散去,格拉吉欧狼狈地栽倒在雪地里,黄昏时分刮起的风暴刚过,白银山顶的天空澄澈得像刚洗刷过一样,远离一切尘世喧嚣,繁星看起来就近在眼前,仿佛伸出手就能碰到。

 

他最后心中只剩下这个想法和越发扩大的敬畏之情弥留在刻骨的寒风中。险峻的山脉,怒吼的狂风,止不住的暴雪和强力的野生宝可梦共同构成了这个名为白银山的巨大迷宫,哪怕是抱着击败传说训练师,拥有挑战宝可梦联盟资格的精英训练师,稍不留神也会葬身在这个世界的未知处,最后只能化作都市传说的一部分。

 

格拉吉欧才发现自视为在拉纳基亚山得到足够的历练,而白银山也同样简单就能登顶的想法实在是痴人说梦。阿罗拉狭隘的岛屿地形或许是多多少少限制了他的视野,和白银山对比起来,那部电梯设置得实在是带有些联盟新建不久,欢迎各路诸岛巡礼者挑战——这样,颇为热情好客的成分了。他最后也明白为何精灵联盟总喜欢建立在大陆的最高处睥睨苍生,为何对关东的训练师来说,这里需要足够的徽章数才被允许进入。也为何世界,乃至世界传说级的训练师会选择在这里静候挑战。

 

强者总喜欢站在巅峰的高处,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

 

格拉吉欧用手肘撑着雪地站起,这场风暴刚停下不久,岩缝上的积雪不时发出干涩的响声落到地面。细雪随动作滑进了脖子与围巾的缝隙中,寒冷的刺痛感像细针一样袭来。银伴战兽从不远处的雪堆中爬起,小幅度晃动着令身上的积雪抖落。训练家呼唤着搭档的名字还未作出指令,通晓人意的宝可梦就伸出爪子轻轻戳了戳雪地,迅速刨出了被深埋在白雪深处的小火龙。拥有锐利尖牙的人造宝可梦用喉咙的深部轻轻咬住了尾巴末端,放在了背部,直至它尾部的火苗重新亮起温暖的微光。

 

 

前往关东继续磨练自己的确是计划之中,他曾经梦想着自己带着属性空能如同飞鸟一样展翅翱翔,远走他方,但也是计划之外。他做好了若母亲露莎米奈受到究极异兽的影响倒床不起,自己就必须迅速肩负起以太基金会代理理事长的职责的准备。

索性那一切都没发生。但连格拉吉欧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和其他参加诸岛巡礼的宝可梦训练师一样,能重新拥有过一个开始旅途的起点。银伴战兽承载着以太基金会太多的黑暗,被灌输着太多对人对事的愿望,甚至一度成了隔开他与母亲之间的裂口。某个深夜他潜入寒气阴冷的实验室,尽力控制自己忽视那些遭遇冷冻陷入永眠的生命,匆匆带着锁上封印面具的困兽逃离。他未曾想到,也更没有时间去抬头仰望和现在自己头顶相同的,属于阿罗拉的清澈空灵的星象图。

 

于是当他拿着那位有着黝黑皮肤的大木博士的信件来到另一位大木博士的研究所里时,那只摇摇摆摆刚学会走路的小火龙一下就粘上了他似的,快乐地在他脚边转圈感到,尾巴的火焰烧得亮过阿罗拉的烈日。按照研究所里那位女性助手的描述,这只喷火龙天性孤僻,却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粘上了努力甩着一个比一个要凶狠的眼刀的格拉吉欧。莉莉艾曾描述过格拉吉欧在宝可梦之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哪怕是摆着一张臭脸也颇受欢迎。

 

或许那对麻烦姐弟在诸岛巡礼出发时也是这样的景色。他记得那只木木枭与火斑喵,眼睛里同样闪烁着熠熠生辉的光芒。

 

银伴战兽、叉字蝠、路卡利欧、索罗亚克和多边兽Z,手持宝可梦的队伍里还有空缺,至少是增添了一个强力的伙伴。

 

 

 但他也没愚蠢到把这只宝可梦在白银山从球中释放出来。更何况地图早就不知道在那场暴风雨中遗失,如今全靠着直觉向上走。

没有明白现在的状况吗。格拉吉欧背靠坚硬的岩石,看着那只迅速恢复过来小火龙快乐地在雪地上踩出一串小脚印,磕磕碰碰地走到他面前,吐出一朵小小的火苗。

 

……至少状态挺好,这就够了。

 

他抬头看着夜空,如同回头去看自己从出门旅行到现在的故事。倾珠泻玉的水晶碎屑铺开,遥远的星光到达这片土地上不知花了多久,而格拉吉欧自己也只是这土地上渺小的一份子,眺望着几千张几万张薄而透明的玻璃纸,仿佛全宇宙只有一颗孤独的行星,而这行星上只有自己。

直到不大不小少年说话声出现。

 

“——训练家?”

 

他发问,格拉吉欧伴着星光看到他在月色下沉静地显出火焰红的头发,叉字蝠在他身边扇动翅膀,微微卷起了一阵夹着碎冰的微风。

 

 

 

 

 

是洞窟。

 

月亮已经升到了苍穹的最高处,篝火摇曳起舞,把空气中夹杂着的寒气化作是花瓣温暖的粉末。自称是银的少年似乎是白银山的常客,不久从嶙峋的怪石后寻到了前往山顶的道路,树与树之间勉强裂出缝隙,得以窥见熠熠生辉的天光。格拉吉欧想想也是,传说的训练师在这里等待挑战,必然也会有居住的地方。他把手持宝可梦们都从球中放了出来进行修整,静谧的白银山仿佛一下被唤醒,掀起一小阵喧嚣。

 

“原来如此,格拉吉欧,是来自阿罗拉的训练师吗?

格拉吉欧无关,想着如何使用敬语,幸好在骷髅队没有丢弃童年良好的教养,,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确认,对方看上去与自己年纪相仿:“不好意思,请问传说中这里的那位训练师就是您……”

“啊,说的是赤前辈啊。”

红发少年抬头看了看山洞外直接就能眺望到的山顶的小平台,似乎是在看什么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紧接着他抿起嘴巴,笑意若有若无。

“——去阿罗拉了。 ”

 

“恩对的——去阿罗拉了,和常磐道馆的绿前辈一起去阿罗拉了。受到了那边一个叫对战树来着的设施的邀请。”

 

一阵沉默。

谁知道他要找的人、他此行的终极目标就在他生长的地方呢?或许还是搭乘着他离去的那艘客船而来。世界充满了奇妙的巧合,快乐的,悲伤的,痛苦的,愉快的……似乎是察觉到训练家的呆滞,小火龙从银伴战兽的毛发下钻出,径直走到格拉吉欧面前,用尾巴末端蹭了蹭他的手背。

“后悔吗?”银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陶瓷杯:“来到这种荒山野岭,所寻找的人却在自己出发的方向。最后甚至会发现——”

明明努力了却收不到任何成果,跌跌撞撞居然又回到了原点。

如他,盗取若叶镇的宝可梦一心追求极致的强大,做着凭一己之力超越父亲的白日梦。最后飞龙长啸,强大的训练师丢下一个鄙夷的眼神乘着龙系宝可梦离开,他什么也没有留下。

又如他,幼稚地反抗走向疯狂边缘的母亲,从研究室中盗取宝可梦出逃,加入阿罗拉最恶的流氓团体只为了得到更多的战斗机会。最后鸣虫的利刃挥下,曾经的上司发出不屑的嘲弄,他什么都没得到。

 

格拉吉欧沉默,周围的声音突然消失,寂静得能听到木柴燃烧从内部爆裂的空气膨胀声。随即过去发生的事情犹如炫目耀眼的光粒子在脑海里飞速旋转开来,每一个都那么熠熠生辉,如萤火虫般点亮过去的黑夜。

现在他身边有银伴战兽,有宝可梦搭档们,有莉莉艾和露莎米奈,有哈乌和那两位杰出的宝可梦训练师——他的友人。他曾经试想过究极异兽事件后自己一个个去纠正过去的错误,但现在不需要了——他的未完成释放了他,向着阑珊的风张开帆,向前跑去。

 

“不后悔。”

他不后悔在阿罗拉的一切,无论是缝补属性空用锐爪划破的上衣,作为哥哥失职而导致妹妹被绑架,甚至包括在七号道路的汽车旅馆中,对着那对肆无忌惮闯进客房兄妹怒吼咆哮。

绕了一大圈最后回到原点,发现包括友情与爱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触手可及。

什么是成为一个宝可梦训练家不可缺少的?至少对格拉吉欧而言,是拥有一个最强的对手,曾经是这样。

虽然他尚未找到答案,但目前来说……远远不止这些。

 

格拉吉欧抬起头,正视银的目光。

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晨曦与暮月的光辉,必定是有人将他从执迷不悟的泥潭中拉起,在那碧绿色的眼瞳中留下了一片群星闪耀的苍穹。

如同过去的金与水晶印刻在他眸中如出一致。

“是个出色的训练师,比我出色多了。“银答道,不顾对方的疑问。他拎起被子随意呷口热咖啡——残留着速溶粉末的口感,味道并不是那么出彩却足够给四肢带来一些热度,就像是每个破晓之时若叶镇如约而至的和煦海风。

格拉吉欧作为客人并不敢多言,轻声道谢。紧接着身为宝可梦训练师,他们谈了些关于宝可梦的培育,“他们都是我的搭档。“格拉吉欧说,轻轻抚摸着身后银伴战兽的盔甲,得到一个夹着口水的热烈的拥抱。

银小声赞叹:“三只亲密度进化精灵……我花了很久才明白和宝可梦搞好关系。“

尝试一下喷火龙Y的mega进化,你的队伍里没有携带进化石的宝可梦吧,”他说,“对喷火龙而言是很不错的能力提升。”

 

 

他们在叉字蝠的培育上讨论了很久,直到格拉吉欧随身包中响起急促的铃声,是来自阿罗拉的视频联络,来自昇阳和美月。那两人听说格拉吉欧瞒着他们两人在祭典时前往关东地区后本决定大闹以太基地,据莉莉艾说是拜托了岛屿的守护神们打算把以太总部掀个底朝天。所幸的是彩虹火箭队靠着究极之洞翩翩而至,成为了两位冠军发泄怒火的标靶。

格拉吉欧把目光投向银,征得同意后打开。并未多少要紧的联络,无非是关于以太基金会的碎碎念,美月推走一边叨叨着究极异兽与时空之洞的昇阳,告诉他坂木和他跨越时空的团体已经成为了卡璞鸣鸣十万伏特下的焦炭,卡璞蝶蝶月亮之力下的尘埃,卡璞鳍鳍浊流下的泡沫和卡璞哞哞木角下的碎石。她把每个字都咬得格外用力,格拉吉欧闭上眼能想象那对姐弟压倒性的战斗力,担忧以太基金会的设施是否需要更换。

格拉吉欧结束视频联络,他们关于这只小火龙努力方向的讨论进行过半,银眼神飘离,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原来是以太基金会理事长的儿子……抱歉,这件事情我也有所了解,给你添麻烦了。”他深叹口气,“我无意隐瞒,这件事情也确实与我无关,但是……”

“父亲给您添麻烦了。“

他的的确确厌恶过身上的血缘,第一次发生在父亲被某位训练师打败后决定解散火箭队,于是他毅然决定自己一人成为站在巅峰的强者。再后来发生在他明白生活在过去的火箭队经历给他周围的人们带来恶劣的影响——偷盗,把宝可梦当做工具。但愿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但那是不可能的,期间必定有一条互相牵扯紧密相联的细线,永远无法将其隔绝,似乎尝试多少次也无济于事。

但那两人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再后来他试着向成都地区的人们一样把宝可梦带在身边一起前行,甚至在给大嘴蝠梳理毛发时被奇异的光芒包围,叉字蝠掀起一阵旋风,把泡沫弄得满身都是。他终于回到若叶镇的研究所,道歉,得到原谅与善意。

坂木银,他补充,我的名字。

 

“果然我们是一类人啊……”格拉吉欧深深呼吸,打破沉默,“事件最开端就也是我母亲走向疯狂的边缘,才造就了这样的局面,况且事态已经解决了。前辈您无需道歉。“

“母亲她曾经为了永久保存心爱的宝可梦,将那些生命冰封在过去与我们一同玩耍的花园之下,”格拉吉欧回忆起以太秘密实验室那些美丽的冰雕,双手更握紧了瓷杯一些,尽可能地感受到咖啡的温度:“甚至她一手主导实验,制造了银伴战兽这样的宝可梦武器……我到现在也无法原谅。”

“到现在?”坂木银站起身,走向对着木柴的洞窟深处,格拉吉欧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猜测他可能也与自己面临着同样的抉择。

原谅与否,二选一的道路就在眼前,要怎么选是格拉吉欧自己的事情,“每次看到银伴战兽时我仍会记得自己亲自目睹那场实验的恐惧……到现在我也无法原谅母亲做出那样的事情。“

毕竟是拥有三只亲密度进化宝可梦,相当看重羁绊的人。

“过去的事情再一味纠缠下去也没有结果,只是学会了向前看而已。”

 

 “令人操心的父母。“银抓了抓头发轻笑。“我曾经决定再也不和父亲扯上关系了……但现在偶尔也会觉得,如果那个人重新率领火箭队归来的话。”

“幸好阿罗拉的事态已经平息,如果还未解决的话——多半会去击败他,然后向他证明他的愚蠢吧。”

他往篝火里重新扔下了几块柴火,濒临熄灭的火焰重新燃烧起来,洞窟重新恢复了温度。

 

 

 白银山料峭的天空中群星闪耀,格拉吉欧从洞窟深处走出,想起自己深夜离开阿罗拉时头顶的那片星空。此时的夜空虽然寒冷,与那时相比却更加清澈,雪地上洒满了微弱的星光。对着这样的星空许愿,似乎什么都能实现。

 

“有时候我会在想自己成为宝可梦训练师是为了什么——最开始可能是为了像父亲证明自己一人也能强大,为此也不择手段过。后来发现其实很简单,到头来无论给自己找到多少借口,最后的本质目的只是想向父亲证明我自己而已。”他抬起头,望向高挂在湛蓝幕布上的新月,繁星在清澄的天空中闪闪发光,“于是我决定背道而驰,挣脱这个枷锁。等到认为自己与父亲摆脱关系后,又发现自己的目标定在了阻止火箭队阻止坂木的复活上。或许人就是这样,陷入矛盾的怪圈。”

那么你找到答案了吗,他问道。

 

“或许有吧,或许没有。“

世界上还有形形色色的人,对与错、强与弱、正在欢笑或是哭泣、而他不知道前方是什么,或许是炫目耀眼的朝日,亦或是璀璨皎洁的明月,所以金发的训练师仍要像夜半平原上行驶的列车,沿着这个世界的地平线在星光下继续旅行下去,直到找到他的意义。

“所以我在这里。”

 

 

 

 

 “原来如此……不过说起来啊。”

“——你的叉字蝠,眼神不错。”

“虽然比不上赤前辈……有没有兴趣和我交手?”

 

 

“乐意之极。“

 

 -FIN-

 

 >

知道究极日月里格拉吉欧跑去关东后激动,后来得知会回来还能带只关东御三家后更加激动了(……

是爽文!非常想让两位劲敌坐下来谈谈心!最后感觉写成了尬聊。

再一次,感谢你的阅读!

格拉吉欧世界第一可爱 > <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