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2017年末总结!

你好,新年快乐!请多指教!


稍微总结一下2017吧><并没有很多的东西

是不停地在退步……只摘录了一部分自己还看得过去的文里看的过去的片段



2017.1月

P5剧透短打


>


他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保安人员追上,他展开猫捉老鼠的游戏,和未来在palace中所做的一样,闯入视觉死角,打开智能手机的锁屏,导航的图标映入视线,他喊,声音划破空气,划破命运的洪流。


重新开始的棋局,在来栖晓尚未到来前,愿他能消磨这段无趣的时光。


Game restart.




2017.2月

准备考试,基本溜了

还是写了一段那个,DS1+2,和sinon很久以前的脑洞


>

砰。

他听到银白色的手机从他无力的手中滑落,发出撞击水泥地面的闷响,轻微弹起后复归于地,榭寄生上的铃铛嘲弄般地发出清脆的声音,破碎的荧屏忽明忽暗。

除了普通潘多拉魔盒般给他们带来希望与绝望的手机,空气中没有一毫布料燃烧的气味,没有一星灰烬的碎屑,原初之炎如同绚烂的恶魔之花,绽放什么都没有留下。

峰岸一哉的一切都没有留下。

洛基在红光的字符串中消失,久世响希迈开沉重的双腿,呜咽着发出大叫,奔向曾经峰岸一哉最后存在的地方。他徒然地妄想抓住一丝灰烬,却眼睁睁地看着其被无名之风吹走,只在手心中残留下绝望。

啊,也许一开始就应该逃跑,久世响希想。

我是不是过于相信自己?我是不是被恶魔所诱惑,步入自欺欺人的深渊?

我做的选择,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于是他倒下,任由无尽的黑暗将自己的意识吞噬,意识消散。




2017.3月


P5摇滚paro

>

 暗巷中只有一盏昏暗的街灯断断续续地点亮,仿佛应和着地下酒吧里凄迷的女声。他斜靠在出口处的砖墙上,谈话暂时被沉默取代,他料想明智吾郎半成也是隐瞒身份,十有八九会提前退场。直到老久的木门划破空气发出不堪重负的锐利尖叫,吞并在随人影一起从黑暗中泻出的咆哮中。

    死亡金属的主唱无心关注暗巷中的两人,提着琴箱踩着步子离开。坂本龙司用眼神示意仍然淡然的来栖晓,后者直到或许是他们未来的成员走出五六米后开口喊,吾郎。

    明智吾郎刹住脚,转身,帽檐下的视线对上来栖晓。

    一向迟钝的坂本龙司突然敏锐地发现喜多川祐介没有跟着来是个正确的决定。

    “明智,”吉他手面不改色换掉称呼,直奔主题, “我在组乐队,缺个贝斯手。”



2017.5月

P5三周目的故事 是天坑


>

明智吾郎不愿承认,但他的确早早从伪神的棋局中逃离,早已拥有归属地,羁绊构筑出反叛命运洪流的利刃,掀起风浪挣脱枷锁,赢得自由与未来。


他对眼前的黑暗报以微笑,再次倒转时间的洪流,重新开始的游戏,而这次他终于和来栖晓站在了同一方向,他们必将重新赢回荣光与希望,赢得那片璀璨的星光。



2017.6月

DS2主和主的花吐病


>


蓦地,花吐病如同一阵旋风般席卷而来,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从何地而起,亦或是从何时而起。只记得第一个花吐病患者蜷缩在地上,零星的几片沾着鲜红色液体的花瓣悠然落下。东京三月的街头扬起一阵夹杂着矢车菊,白百合和红玫瑰的芳香的清风,裹挟着恐惧与单相思恋情无法实现的苦痛拂去,令人颤抖。

    没有人想到灾厄会如同繁花般美丽。

    正如没有人想到那个峰津院大和会成为jps局中的第一个感染者。

    只看到黑色的身影如同失去生气的枯叶般从高台落下,徒留下一串披风扑打空气的声音。刻耳柏洛斯在幽蓝色的光芒中一跃而起,打破所有人的惊愕,将它的主人接住落地。

    紫罗兰和勿忘我的花瓣从峰津院大和松开的掌心悄无声息地飘落于地,激起阵阵涟漪。


2017.7月

DS的RPG(伪西幻)paro


>


峰岸一哉相信他知道这一天的到来。

    那时的他站在彩绘玻璃前打着腹稿,玻璃折射出琉璃色的流转的光芒,晃得他有些头晕目眩。翔门会的宣讲似乎离结束还有很长时间,而那时闲暇无事的峰岸一哉突然想到七年前的同一时刻。峰岸直哉身着和风羽织,站在圣水池边勾起嘴角轻笑。

    ——我亲爱的弟弟啊,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峰岸一哉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水波平静,映出他自己若有若无的倒影。



2017.8月

真4F的那那西水仙


>

他想自己已经是何其幸运,起码能在见习的最后一刻能挥刀而亡,至少能体会到作为战士而死的光荣,退一万步而言,也比那些尚未明白事理就懵懵懂懂死于恶魔手中的儿童好上太多。他想自己在混沌和黑暗中走到了十五岁,有偷偷喜欢的女生,偶尔商会老板会偷偷塞给自己的零食,甚至还在生日那天收到了失去音准的电吉他和少了个轮子的滑板。闭锁东京都中的人类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抓住那些微乎极微的希望,在于天使和恶魔势力之间的浮尘中徘徊。

    都说临死之人会以灵魂脱体的方式看到自己的躯壳,他抬起头,却对上一双铂金色的眼睛。可那很快就消失了,疼痛让他几乎只能眯着眼睛,映入眼帘的还是东京上空的遮天蔽日的岩层。他听到朝日撕心裂肺的哭嚎,反反复复好像是在叫自己的名字。他想开口让她快点逃跑,发现自己已经仅剩下灵魂的碎片在这濒死的身体中留存。

    疼痛和血腥浮沉于寂灭之中,终于即将能够把不幸的一切画上句号。不会有神明的救赎,不会有地域的引路人,更不会天堂的信使,最终渺小的人类将化作虚空的浮尘,漂浮在晦暗之中。

    他闭上眼,最后想起的是和自己相似的面庞和那双过于耀眼的铂金色的眼睛。


2017.9月

N主♂的神奥旅行

到现在还没写完……


>


那么他又是何时和自己开始旅行的呢?几年前引起巨大轰动的旧等离子团事件湮没在了时间的洪流里,似乎是过去了亿兆年般不再被人提起,只剩下帆巴市的几位在细雨中追忆年华的咖啡店常客,追查过去记录的刑警后辈,以及那个曾经是王的男人。透也还记得是自己在卡洛斯地区的某个仲夏夜接到恭平的紧急联络,当捷克罗姆的蓝色电光和雷文市不灭的霓虹灯融为一体时,漂亮地将摩天轮下的他的发尖化为了光与影的境界线。

    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了。透也心里想,或许是美色误人,或许也是自己鬼迷心窍,才会答应带着这个前通缉犯千里迢迢跑去神奥收集紫杉博士所需要的研究资料。他对N有些自己心里也说不清理不尽的感情,好比阿尔宙斯如过去双子的英雄般用红线将他们缠在了一起,将以侦探为副业的训练师推进了弥诺陶洛斯的克里特迷宫之中。

    绿发的青年回应他视线般,愣了几秒眯起了眼睛,宛如眉间夹着纤细的新月,他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揉小个子旅伴被海风吹得凌乱的头发,留下海风卷着清朗的笑声和游轮的鸣笛呼去。


2017.10月

DS1 直哉的失忆症(没有发)


>


存储记忆的容器,究竟是肉体,大脑,亦还是灵魂呢?


    如果说是灵魂的存在构筑了脑海中神经细胞的连接编码,刺激生物电编织出如星海般的记忆,却也无法完全解释发生在那个人身上持续了近千年孤独的漂泊。世间总存在许多无法解释的谜团,就连峰岸一哉自己从那一日起,也时常梦见自己在地狱的深渊中下坠,断臂残肢,嘶吼尖叫,锈色的枷锁圈主尸骸与死亡融在了人类第一场杀人案件时的那一片触目惊心的赤色中。


    峰岸一哉喜爱红色,他有红桦色的铅笔裤,银朱色的耳机线,披风上红鸢色的丝带,却唯独厌弃今日此刻的血红色的天空。


    落日已死,弥留下稀稀落落的火烧云,昭告罪人的灾厄与灭亡。


    他摒弃一切纷飞的杂念,切断通话中的智能手机,如同梦中发生的一般阖上猩红色的双眼向后倒去。四十七楼的狂风如同魔兽刻耳柏洛斯的咆哮,发出愤怒与悲痛的嘲笑。


    坠落,着地,渡鸦与人群发出一阵悲鸣,但那已经与峰岸一哉无关了。


   他一度在同样一片灾厄的穹窿下奔跑,那时他是为了自己仅存的余命和为了友人的幸存,为了揭穿政府和天使的目的,为了做出最后的抉择,为了夺回全人类灵魂的自由,也曾为了抓住从兄离去时拂去的微风。


    峰岸一哉裹挟在逆流而上的人群中,向前跑去,赶在灵魂衰退之前。



2017.11月

格拉吉欧的武者修行


>


格拉吉欧沉默,周围的声音突然消失,寂静得能听到木柴燃烧从内部爆裂的空气膨胀声。随即过去发生的事情犹如炫目耀眼的光粒子在脑海里飞速旋转开来,每一个都那么熠熠生辉,如萤火虫般点亮过去的黑夜。

现在他身边有银伴战兽,有宝可梦搭档们,有莉莉艾和露莎米奈,有哈乌和那两位杰出的宝可梦训练师——他的友人。他曾经试想过究极异兽事件后自己一个个去纠正过去的错误,但现在不需要了——他的未完成释放了他,向着阑珊的风张开帆,向前跑去。

 

“不后悔。”

他不后悔在阿罗拉的一切,无论是缝补属性空用锐爪划破的上衣,作为哥哥失职而导致妹妹被绑架,甚至包括在七号道路的汽车旅馆中,对着那对肆无忌惮闯进客房兄妹怒吼咆哮。

绕了一大圈最后回到原点,发现包括友情与爱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触手可及。


2017.12月

凹凸的PMparo


>


于是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约莫几刻钟,或许只是几个小时,宝可梦急救中心的红灯终于熄灭。而紫堂幻却早就在自我怀疑中睡去。那时月光终于拨开了浓重的云层,透过宝可梦中心的落地窗在廊道里洒下了大片清明的光芒,对着这样的星空许愿,哪怕没有神龙的存在,似乎也能够得以实现。

 

是满月。

 

他书包底部的究极球似乎是感受到了月光般微微动了动,亦或是感受到了他的心底的祈愿,正如古老的神话中那样。

 

但那是不久之后才会发生的故事了。

 

黑暗总会褪去,而不远处的光明灼灼发亮。




大概是这样……





评论 ( 3 )
热度 ( 5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