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真4F/ナナナナ]终焉观测(2)


寄附在自己身上的魔神在朝日离开自己房间后上下打量,眼神凌厉,沉默许久后终于开口,仿佛是在给即将步入终焉的世界给出判决:

「小子,你做了什么。」

「有什么比我更高阶的东西存在。」












终焉观测。(2)

cp:ナナナナ(杀戮END主人公x羁绊END主人公)

warning:胡编乱造,剧透,必然会有的ooc,拉郎

沉迷ff14后的复健。文风捉摸不定,请多包容。







「你到底是谁?」



那那西坐在床头的一端,与另一端的自己四目相对,不同的是床尾的那人双腿盘起,头朝下腿朝上倒挂悬空笑得灿烂,丝毫没有沾染上东京废墟的阴霾。他反复把玩着达格达用来监视自己的智能终端,只不过仿佛得到魔神加护的终端突然失去正常工作的机能,切断了魔神与自己之间的联系。


「来自深渊的恶魔。」

几乎是秒答。



我不见得恶魔会特地化成一个差点暴毙街头的无名氏的样子,那那西顿了顿:「你真的是恶魔的话,比起变成我的样貌,选择弗林,就那个……人类的希望之星,还差不多。」


……………………

他本以为对面会说些什么,得到出乎意料的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亦或者是回忆久远的过去。


「神崎七篠。」



刚报上名字的少年翻了个后空翻落回地面,动作轻盈,用夸张的肢体语言鞠躬行礼。

「我的名字。要再复述一遍吗?姑且也算魔神,用你的外貌出现…………………因为好玩?」



「我不觉得多好玩。」那那西皱眉,声音立刻降到冰点。

神明也好恶魔也好,都是些把人命当玩具当儿子的垃圾。亲眼目睹那两位可靠的前辈在自己面前被灼烧的灰烬,恶魔发出刺耳的嘲笑声,将手上的火焰掷向自己。


以至于现在落得个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身份。

该怎么向单纯相信自己是劫后余生,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小命的朝日解释。






「直接和她说,找到机会越早越好。」恶魔读出了他内心,开口道,「她是会一直相信你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见面时就说过了」他摊开手,指指如同镜面般的两张面孔,紧接着压低声线故作玄虚。「吾即是汝,汝即是吾……不是这么说?」




「……达格达说你比他要高阶,他现在是……被封印了?」

你希望我走时他就回来,确切的说,现在你和我的对话发生在一个与正常时间线割裂开的次元缝隙中——可以这么理解?反正就是没人知道啦。高阶的恶魔多着去……感兴趣的话需要带你去找路西法阁下吗?

……不必了,谢谢。

示意结束对话。



那那西铺开被子,困倦袭来,劝说他沉入安稳平静的安眠乡。神明阖上双眼,即将化作粉末暂时消失在对现世的干涉中。

「………………我凭……什么相信……你……」



入梦前的时刻声音模糊不清。

凭什么呢?神崎七篠揣测自己的内心,无果,他发现里面到都是些积攒的混沌,凝聚着世界终焉之侧的孤独。


只不过之后刚死去不久的少年再也没出过声,被窝里传来轻微的鼻鼾。




毕竟神明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希望你们能去紧急救援天空塔。」那那西读出智能终端上发布的紧急任务。

朝日起身,将手上淡白色的亚麻花放在中心公园的地面上。末日之时,尸体已经由支援队伍回收,徒留下一地暗红色的斑驳血迹无人清理,无声昭告悲剧的发生和人类的无力。

那那西问道:「……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朝日扯出一个微笑来,有些无力,「昨天都决定了……一定要成为商会引以为豪的猎人,带着日狩前辈他们的愿望走下去了。」



成为同伴的仲魔的集中火力吸引敌人,自己则绕至身后,打刀直线劈下,毫不留情地斩杀拦路恶鬼。朝日固执要帮他分担战斗的责任,皮克西治愈的光芒飘散在战斗产生的伤口上,逐渐愈合,原本冰冷的血液中流过些微的暖意。

他出卖灵魂与鬼神签下契约,换来一丝苟活的机会和据说在未来是足以弑神强大的力量,还不止为何顺便附赠了来路不明的有些自己外貌的恶魔。现在想想倒也不坏,好几次他挥刀出去,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落入敌方魔法的范围,下一秒就有疾风的利刃朝着自己胸前飞去,哪怕明白魔神为了达成使命能够做到无限次的将自己反复从黄泉比良坂拉回现世,那时他仍旧下意识闭紧了双眼。

于是仿佛时间的纽带被硬生生掐断一般,响指声起,万物暂停,朝日在指挥皮克西吟唱治愈魔法,自己的额头冒出汗珠。除了自己和他之外全都褪尽颜色。




那人笑嘻嘻地悬浮在空中,仿佛在欣赏闹剧。

「别把自己伤到了啊,好歹也蛮帅的。」


等到恢复时间流动后那那西强行扯着嘶吼的神经,将身体扭过一个角度。

风刃擦着手臂而过。战斗持续,继续前进。










汉尼尔的羽毛在半空中散尽,天使堕入死亡的地域。东京的救世主将武士刀从其身上拔出,收回刀鞘,动作干净利落。

紧接着希望之星用淡绿色的双眼凝视着他,仿佛在透过他看更深层面的东西。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

复健

FF14真好玩。

评论 ( 2 )
热度 ( 4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