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DS1|主直]花火


summary:峰岸一哉约了峰岸直哉去夏日祭典,但是一场大雨突如其来。

CP:DS1主人公(峰岸一哉)x直哉【注意左右】。

WARNINGS:OOC!!!!

一些话:
姑且算是给DS2合志《星影に零れて》中这篇文章的后日谈之一……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

……复健用,沉迷来打,不好意思(

限定时间完成,所以有些地方会出现逻辑跳跃&BUG,其实我原来只是想挑战一下越过清水线,但最后发现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我写什么亲亲丶丶丶

 

 

 

 

 

 *

 

“在这之后,你想做什么呢?”

 

红眸的兄长撑着伞站在稍高的台阶之上,这样发问了。

 

纵然是神明也不能窥见未来,若可以预测,恐怕他自己也不会落得被自己反将一军,迎来破灭的终焉,更不会想到最后留下的诅咒也被化解,世界用他不所知的奇妙的方式迎来重置,摆脱一切束缚奔跑在没有轨迹的宇宙之中。峰岸直哉把一切事态掌握手中,好像每一个与他发生交集的人都是在他棋盘之上的人偶,但那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凭借自己不断积累的记忆推测分析而已,结束复仇的他,如今也只是一个稍微头脑灵光些的普通人而已。

 

就好像他不知道这场细雨什么时候会停止一般。

 

他想似乎很久没有和一哉来过花火大会了,也许过去的近一百年发生过,但时间线也已然重置,自己的弟弟将那段记忆在世界重置时亲自操刀一并模糊而去,连直哉自己也只能在迷雾中捕捉到一丝似有似无的片影。记忆中峰岸一哉那时只有他腰部那般高,再去回忆也徒有过去的空壳,那里面被原初的罪孽和复仇的心火填满。

 

他眯起眼睛去看峰岸一哉,抹杀了神明的万魔之王眼帘低垂,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中的苹果糖上,好像没有半点自己发出邀请的一方的自觉。这也难怪,谁知道大雨没有一丝预告便从无云的夜空中蓦然瓢泼而下。峰岸一哉斜靠在屋檐的墙角处,从太妃糖浆的沉思中寻回自己的思绪。

 

“恩?未来的事情吗……”他说到,湛蓝色的瞳孔直面回应直哉的视线,“事到如今,你问我这种问题……就算是面对直哉,我也不好回答啊。毕竟突然遇到那样的事情,即使有人生的计划,拜直哉所赐,也只能全部放弃啊。”

 

这也难怪,突然从魔王的工作中解脱,给这场贯穿了近千百个世纪的神魔大战画上终止符,17岁的高中生从魔王A·bel重新成为了普通的峰岸一哉,暑假结束后也将和木原笃郎、谷川柚子以及其他平凡人一样投入到碌碌的升学考试之中。峰岸一哉抬头望向黝黑色的覆盖在苍穹上的幕布,像是魔王的披风和深不可测的深渊,将他过去所描绘出的未来全数吞噬。

 

“——你那时……怨恨把复仇的使命强加给你的我吗?”

 

直哉转过身去,木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以极为幽怨的声音发出微弱的抗议。若没有峰岸直哉,再早一些,或许神明给该隐直接判下死亡宣告,六十亿人类和峰岸一哉都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美好安定的生活。是身为原初的罪人的他,亲手将峰岸一哉手中的日常和水晶般的心灵碾碎成粉末,暗红色的血液汩汩流出,最后浇灌出妖艳的玫瑰花来。积水映出了些有些倾斜的影子,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摇摇晃晃,似乎给一哉的表情上蒙上了一层非怨恨也非欣喜的雾霭。

 

峰岸一哉不回答,而峰岸直哉便能够顺着连绵不断的雨丝一直再讲下去。

 

“我至始至终认为你站在我这一侧是正确的,我的弟弟,你能回应我的期待,成为魔王,我由衷感到欣喜。只有由身为亚伯转生的你亲手扼住神明的喉咙,才是向其最为完美的复仇。如今神也已经被杀了,我的复仇也迎来结束,你大可以去完成那些未竟的愿望……以你的成绩升学考入大学也好,把过去没通关的游戏攻略也好,去环游世界也好,你现在大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

 

“直哉。”峰岸一哉开口说道,他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有一半的表情被阴影所遮蔽无法辨识,只听到声音好像跨越了千年的岁月,从似远非远处传来:“如果我想到了想做的事情,你会支持我吗。”

 

“当然,我亲爱的弟弟。”他声音中带着笑意,“现在的你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完成。”

 

“无论多不可理喻?”

 

似乎是被某种力量驱使,峰岸一哉从屋檐下支起身子,他径直走到比直哉所站的台阶还要再高一级的位置,与自己的兄长正好身高持平。雨仍没有止住,落在商贩的塑料棚、青石板台阶、峰岸直哉手中的雨伞和峰岸一哉的发丝上。肩膀的衣服布料完全被打湿,他眯起眼睛,任由雨水从自己的脸上顺着发丝肆意流过,好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时刻的清醒。

 

“一哉,万魔之王有被常理束缚的可能性吗?”

 

“也是呢。”

 

不知什么时候他和直哉之间被拉得如此接近,打在青石板和树叶上的细小微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人的呼吸而产生的气体流动,彼此温热的气息从脸上得以感知,甜食的香气弥散在空气之中。峰岸一哉的眼睛近在咫尺,像猫科动物一样,在黑暗中发着光,不知何时开始曾经纯粹的少年也带上了峰岸直哉的色彩,他抿住了嘴唇,看上去没有任何表情,但约莫是在笑着的。

 

“直哉,我想谈场恋爱。”

 

他大概是愣住了,脸上流露出难以控制表情的惊愕,本以为会是个实现困难多么巨大的理想,却唯独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只想来场风花雪月的爱情来弥补他得到重置的人生,这也难怪,上个百年峰岸一哉在与天使的战斗中度过,太多的眷念与牵挂只会使他变得不堪一击。峰岸直哉自己早已在生与死的轮回中看透太多东西,放在心脏位置的如今也只有他的弟弟罢了。

 

但峰岸一哉不一样,归根到底,他仍是一个17岁的少年罢了。

 

失落掩盖在纷飞的思绪之中,峰岸一哉的要求出乎意料之外,无论是谁都会勾起兴趣。峰岸直哉嘴角不由得上升了几个幅度,却未曾发觉比平时略带些焦躁:“噢?我很好奇是哪一位女士有机会得到魔王大人的青——”

 

峰岸一哉突然抓住了他的领口。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他手中的雨伞摔落在地,顺着楼梯轱辘轱辘滚下去。他们现在差不多高了,魔王军的最高智慧出现了过去从未有过的运转过热当机时间,于是峰岸一哉轻而易举就用舌头撬开他的嘴唇,枫糖浆留下的甜蜜还未从唇间完全消失,于是随着舌头带着魔王的暴虐一并侵占进去,在温热的口腔中扫过。

 

有什么一直以来被忽视的东西在破土而出,被自我封锁的感情在雨水的浇灌下肆意滋生,理智不知道被丢去了哪一个破碎的时间之中,他下意识去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深吻,他的手扣在峰岸一哉的背部,把两个人拉得更近了些,和血缘连结在一起,胸口传来对方的体温和心跳。

 

舌尖每互相接触一次就从胸口处涌起一阵电流般的燥热,即使是在雨水的洗礼下也从未有过褪去的势头,甚至隔着布料增添了另一分的情色,炫目耀眼的光粒子飞速旋转开,嘴唇贴合在一起。

 

终于初次接吻的窒息感使峰岸一哉停了下来,他松开被自己抓得起了皱纹的衣襟,回避直哉的视线在雨中大口喘着气,随即右手手指轻覆在嘴唇上,确认方才过去的片刻是否是实际发生过。

 

“哈……出乎我意料……居然败下阵来……”

 

“直哉,这是我的回答。”

 

峰岸一哉抬起手,紫黑色的火焰在掌心跳动,螺旋上升到看不到边界的天幕顶端,密布的阴云被白色的电流扎开一个缺口,如同黑洞一样将一切吞入其中。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啊,哥哥。”

 

从小的那份憧憬和依赖最后被发现早已被命运扭曲得不成样——并不是不好的意味,峰岸一哉在弑神的那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便是在渴求直哉的认同、直哉的回应,甚至不是停留在亲情上,是更为深刻的烙印在灵魂中的深处,那里只有峰岸直哉一个人。

 

雨突然止住了,数不清的行星从幽暗深邃的宇宙中浮现出来,夜空像撒了无数水晶碎屑一样璀璨夺目。人群的喧闹声从不远处传来,烟火在峰岸一哉的背后划破空气在半空中绽开,将五颜六色的光芒杂糅进去,把夜空染上了火光的温度。

 

峰岸一哉开口说了什么,但那被焰火开放的爆裂声盖过去了,他的上下唇一闭一合,一哉不知道直哉是否听了清楚,但那无所谓了……使命已经结束了,他还有很长的时间足以慢慢去述说自己的感情。

 

他们爬上台阶,施工中的被封锁的高台空无一人,从那之上能将焰火与城市一并一览无余。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仿佛这片平静不该被打破。

 

 

光亮消失的那一瞬间,峰岸直哉开口:“一哉,你真出乎我的意料…不愧是我的弟弟……这种感情,怎么能够简简单单让我就去支持呢。”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那一刻连最后一丝光芒也被深渊吞没。

 

突然间微弱的光芒逐渐扩大,从山脚下升起五彩斑斓的火焰,拖着绚烂的光路在夜空中画出一道道弧线。各式各样的焰火把天空照亮了半边,似乎在这片光芒之下任何人都能得到幸福。

 

 

 

 

 

“——再一次?”

 

这次轮到峰岸一哉被卷入喜悦和惊喜参半的感情漩涡之中。

 

“好。”

 

 

 

 fin.

 

 

PS:喂兔神大人,我要和我哥告白了,等会你下场雨,我发个信号就把雨停住,能做到吧?成了请你吃饭啊。(出门前十分钟

 

评论 ( 13 )
热度 ( 10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