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PM-BW|N主♂]Hope Fragments.(2)

summary:合众地区的两位英雄在故事的最后终于相遇,而在最后的最后,踏上了前往神奥地区的旅途。

 

cp:Nx男性主人公(透也) 本文实为无差

 

warning:OOC,对战BUG以及钓鱼BUG

 

这个欺诈空间开了貌似半年,实则一年终于结束了

复健 水平下降 真诚地致以歉意T T

 

上篇:(1)

 

 

Hope Fragments -02

关于滨海市道馆战的结局以及222号道路。

 

 

 

 

*

 

宝可梦对战和案件推理如出一辙。

 

脚印的深浅、墨迹的扩散,任何一条足以令人忽视的线索,都能成为最后一块觅合的拼图碎片,战斗过程中每一个微小的变化,顷刻间就能够成为扭转战局的存在。正如他年幼时分在电视机中观看的那场比赛一样,泡沫栗鼠以其灵巧率真的步伐脱离所有人的宏大想象,将烈咬陆鲨的攻击如游戏般意趣盎然地瓦解,铺向通往胜利的道路。

 

那一瞬间欺诈空间铺展开来,过去和未来被扭转,现实和想象被涂改,宝可梦对战的局势就此扭转。

 

大叶更快地察觉到透也的用意,欺诈空间使伦琴猫的速度彻底成为了弱势,健硕的双腿在某种力量的影响下被束缚,迅捷凌厉的战斗风格被不可视的锁链封锁——但那同时也是机会,鸭嘴炎兽的日光束再次袭来,蓄力的时间借由欺诈空间被大幅缩短,原本强力的招式危险度更上一分。莉特的影子球不相上下,紫黑色的魔力将耀眼的光束削弱,随即被超甲狂犀悉数挡下,强大的硬直短时间内使鸭嘴炎兽动弹不得,硬生生吃下在场最为迅速的超甲狂犀一击而倒下。

 

透也下意识看了眼N。过去N·哈尔莫尼亚站在他的对立面,带着些睥睨苍生的傲慢和悲天悯人的苦闷,往往抬着头,用下巴和低垂的眼帘回应透也对他理念的质疑。这是他第一次在战斗中,从队友的那一侧去看他。淡绿色的碎发在掀起的气流中摇动,灿金色的电光和霞红色的火焰交错打在白色的长衣上,勾勒出侧脸令人赏心悦目的轮廓。

 

诚然他们是合众双子英雄的继承者,哪怕透也在大多数场合下从内心深处拒绝着这一头衔——事实上这是他和N的第一场合作双打,而对手是大叶与电磁,这对双打经验丰富的训练师。

 

他们两人是劲敌与竹马。而他和N是曾经的敌手,现在呢?是同行者、旅伴?是朋友?

 

似乎每一个都不恰当,用一生的执念对象来形容说不定更为合适些,只可惜没有概括性的词语。

 

 

 

N给超甲狂犀下达新的命令,随后似乎捕捉到了他的视线一般,他在进入道馆时就以表示尊敬脱去了鸭舌帽,于是透也很容易便能回应那细碎的刘海发丝之下的眼神。他像过去在合众的战斗之中一样眯起眼睛,嘴角扬起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来,只不过这个笑容少了了过去的偏执与怜悯,多了些令人安心的清爽,如同现在褪去了寒冰的合众,从拂晓之时吹起自花木镇而起的暖风。

 

侦探读出他灰绿色眸子中述说的话,于是不好意思般地转过头去。

 

失去了速度的伦琴猫优势全无,却仍然在攻击之中出其不意地将尖牙嵌入水晶灯火灵的实体部分中。莉特在半空中摇晃,透也便将其收回精灵球之中。但那也已经无法改变什么了,欺诈空间瞬间将局面打破,伦琴猫在三个回合的躲避中被自上而下的尖锐石刃中击中,沉闷地发出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胜负已定。

 

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倦怠感和欣喜交错袭来。精灵球中重伤的水晶灯火灵发出小小的欢呼声落入耳中。那时N将超甲狂犀收回到精灵球中突然朝他走来,他小幅度举起右手,衣物摩擦发出碎屑一样的摩擦声,无法预测般地轻轻握住拳头右手。

 

“恩?怎么了?”

 

“……我在卡洛斯地区旅行的时候,某个训练师教我的。表示完美搭档的证明。”

 

“哈……你还真是,变得相当有人情味。”

 

于是透也同样伸出右手,拳头象征性的轻轻地碰击,力度轻得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似乎似远非远的地方有什么齿轮紧密啮合在了一起,不是滨海市道馆的那些机关——而是更为长远的、命运般的存在,恍惚之间透也似乎听到了天堂之塔钟声荡涤在几万里之外的土地之上,在他和N之间切切实实有什么东西从无形的执念开始化作微笑的光粒子,在反复的离散和结合之中构筑出一丝似乎可以分辨的感情出来。

 

这是他未曾预料、知道最后才发觉的事情了。

 

 

 

 

 

或许是太久没有遇到能够令人身心振奋的对手,大叶和电磁先生的热情过于令人难以拒绝,亦或是连身为现实主义者的透也都没有办法拒绝在滨海市的地标性灯塔上端旋转餐厅共进晚餐的邀约——毕竟神奥的四天王和对战大君有着能够跳过那几千几百慕名而来游客的预约队伍的特权,反而是N一同答应前去令他感到惊异。等到他和N回到精灵中心住宿时已经是深夜,于是在神奥的启程日被延后到第二天,又在一番滨海市市内观光后推迟到第三日。所幸紫杉博士交给他们的研究周期还算漫长,在搜集数据之余足以进行一趟深度旅行。

 

他们告别皮卡丘粉丝会的会长,沿着222号道路的沙滩边缘向路的另一头前进。那些渔人本身就是222号道路的一道靓景,鱼竿在水面上被五颜六色的浮标拉得笔直,透明的鱼线在半空中松弛着摇摆,海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细小的水滴在空中伴随着从浅海平面下跃出的浮潜鼬飞舞。

 

“没想到居然还有想要用6只皮卡丘去参与神奥联盟的人呢,这可真是意想不到的算式。”N的右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突然间灵光一现。“啊,不对,其中有一只是训练师假扮的……那就是5只?啊,一定是这样,难怪刚刚的训练师在进行战斗前说了5声皮卡,真是预料之外的答案!”

 

“喂,怎么看都不是那样的吧!”

 

透也大概是被N一本正经的表情被逗笑了,他爽朗的笑声融到秋天的凉风里。“真好呢……有机会我也想参加一次别的地区的联盟大赛呢——啊,N!快看!”

 

海岸边的惊叹比透也的提醒更快到来,他用双手撑住保持平衡,半个身子从公路两侧的防护栏上探出。蓝色的暴鲤龙在清脆的水花声中顺着鱼线跃出水面,随后很快又跳回水中,庞大的身躯成为强大的阻力,连经验丰富垂钓者的高级吊杆硬生生拉出了一条双曲线。宝可梦加入战局,铁炮鱼和章鱼桶从口腔中喷射出激流,阻挡暴鲤龙逃脱的轨迹。

 

中年男子的垂钓者继续于暴鲤龙持续着战斗,鱼杆嘎吱作响。潜水球的淡蓝色光芒在海与陆地的交界处流转,合上的胶囊在沙滩上快速旋转,画出一条又一条杂乱无章的弧线,精灵球快速且大幅度的晃动着,远远就能感觉到暴鲤龙肆无忌惮地在球中的奇妙空间中暴虐挣扎,哪怕离开赖以生存的海水,也能掀起巨大的狂岚。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睹着与水中霸主之一各个方面的切磋挑战,直到它摇了三摇,发出清脆的上锁声后复归平静,人群爆发出强烈的欢呼声。

 

“看来那个大叔得到认可了啊……”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好像发现了新玩具的儿童,兴致勃勃地要把热情融入进去。“透也,你有鱼竿吗?”

 

“是带着了,怎么了?”

 

“钓鱼……这可是数学公式的完美体现,距离和力臂需要精确到千分位的计算,方向和角度也需要达到黄金值!这可是完美的证明公式。”

 

于是他看着N将折叠用的钓竿像是拆解精密仪器一样地展开,从身体的右后方挥舞钓竿,极富动作和韵律地抛出浮沟,缠绕在滑轮上的细线明快地发出声音迅速剥离,顺着潮水远远地达到了透也看不见的地方。

 

“没想到现在还有年轻人能发现垂钓的乐趣啊,我还以为这是我们这些老人的爱好了。”

 

钓上暴鲤龙的大叔不知何时将木质的折叠椅搬来了他们的左侧,啧啧称奇。“虽然看起来明显是经验不足,但还是如此完美的挥杆,连我这种老手一辈子也做不到……搞不好,能钓上那个海之霸主呢。”

 

“海之霸主?”

 

仿佛一瞬间海面下有潜伏在黑暗中的身影一闪而过,徒留下浮沟上下沉浮,与潮水一齐泛起一阵阵涟漪,海平面重新复归了平静,偶尔有垂钓者提起一只非鲤鱼王的宝可梦,在荧光鱼令人难以移开视线的艳丽蝶尾下由衷赞叹。

 

“只是有这样的传言,没有人见过呢。”垂钓者大叔重新甩出渔线,“以海之霸主作为目标,年轻时我也是这样的啊。”

 

 

 

 

 

“——关于紫杉博士所需要的数据,到底是什么?”

 

尽管秋天送来了丝丝的凉意,金光闪闪的砂砾仍然在太阳的照耀下留存下令人舒适的温度,既然是在海岸边,透也索性将大剑鬼从精灵球中释放出来。最初的战斗搭档在刚好漫过脚踝深度的浅海,透也擦拭着他的贝甲,在天光之下微微发亮。他也有些垂钓经验,合众一号道路挑战丑丑鱼垂钓曾经是他某一阶段的目标之一,咬钩并非易事,于是他们开始一言一句地聊起来。

 

“关于梦境——真菰博士不是在研究梦世界吗,后来在合众听说也出现了克雷色利亚和达克莱伊的目击情报,甚至还有人捡拾到了新月之羽……所以那些痴迷学术的人就决定来他们的诞生地来看看,说不定能不能找到什么关联。”透也抓了抓鸭舌帽下的头发,低下头眉毛拧在了一起,思考起一个毫无入手解法的疑问。“说什么……‘哎,你和N都是被神龙认可的人,所以和传说中的精灵更亲切吧,那就去追追达克莱伊和克雷色利亚看?’这样的话,事实上除了手上的新月之羽,完全没有线索啊!”

 

“但是你最后还是得出你的算式结果……揽下这个委托了,不是吗?”

 

“……说什么等离子团也在针对这个方面进行研究,因此要快速突破……来着。”透也大叫起来,颇有些歇斯底里的狂躁。仿佛受到他情绪影响,浮沟猛地向下一沉。N眉头一紧,攥紧了握住钓竿的手。

 

但那很快就消失了,透也冷静下来叹了口气。“所以恭平就来找我了啊——还我家桌子上一巴掌拍出一堆材料,什么等离子团和对梦境宝可梦最近动向啦,真菰博士的资料遭到盗窃案件啦,还有某个绿毛在国际刑警组织里被压下来的通缉令啦……”

 

他停了一会,然后缓缓从牙缝中啐出几个字来。“居然还有国际刑警组织任命书。妈的,那个臭屁鸡窝头,官二代了不起啊。”

 

事实上N清楚那句话中没有任何恶意,按照透也的性格来说,他对拒绝某件事情——以两年前他为例,有着站立于黑与白对立面的觉悟。隐隐约约他接下这份委托还有更深一层的他不所知缘由,算式左右两端划不上等于号,证明反反复复得到悖论,只可惜现在并非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

 

牢骚话某种而言是一个话闸子的开关,他突然提到了恭平,便顺着这条线下去说起刚回合众时的琐碎之事。诸如黑连和白露终于在透子的点拨下开始交往,又如爱丽丝穿着高跟鞋会摔跤的事实,又如阿戴克终于学会使用精灵中心的宝可梦寄放系统等等,新的故事和新的传说都在合众被书写,所以他索性将冠军和英雄的身份一齐放下,远走过去生活、旅行并成长的土地。

 

 

N注视着浮钩搭着话,恍然间从手臂出传来令人难以想象的沉重拉力,似乎整个人都要被拖入到深海之中。他右脚往后后退一大步,身体重心转移到后方,渔线在断裂的边缘反复挣扎,鱼竿被整个拉弯。透也从他的左侧一齐握住了把手,金属和掌心的纹路摩擦,耗住水下庞然大物的力量。

 

“喂,N,坚持住!!去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拜托你了!”

 

大剑鬼从岸边低吼着跃入海水之中,头部的尖刺劈开一拥而上的水流,循着渔线向前游去。

 

“喂,该不会这家伙就是那个什么玩意吧。”他小声低估道,两人向后退去,N用力将鱼竿往回一收,接着弹力将那庞然大物企图拉拽到沙滩边上。

 

渔线在那一瞬间崩裂,两个人因为强大的后坐力跌倒在沙滩上。大剑鬼的  水泡攻击从下方传来,硬生生将那黑影逼出了水面,于是他们得以目睹那一瞬间,水珠炫目耀眼地在空中绽开,巨大的身影从半空中跃起,亮蓝色的皮肤在水珠的映衬下显露出身上大大小小斗争的伤痕,利刃般的牙齿反射太阳光,带着方才捕食过得血迹残留晃得人出神,血红色的双眼深陷在黑色的鱼鳃旁,大海恶霸与海之霸主名副其实。

 

是巨牙鲨。

 

随即一阵被其掀起的浪头从半空中落下,毫无保留地全数落在透也和N身上。来的太突然,僵直的身体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能闭上眼感受神奥宝可梦的别样热情。

——哪怕温度差的有些十万八千里。

 

大剑鬼重新游回上岸,时速可达百来公里的始作俑者很快消失在了海洋之中,只留下波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被逃跑了……”N喃喃道,“啊透也,你看到了吗!是巨牙鲨!”

 

“看到是看到了……真厉害啊。”透也拍了拍身上的外套,现实主义迫使他转向当前最需要关注的事情,凉风从脖颈处钻进泼湿了的衣物中,凉意紧贴着皮肤不断传来。“不过衣服都湿了,喂……这天气可是会感冒的。”

 

“前面不远处就是立志湖畔的别墅区了。”目睹了全程的垂钓者大叔笑道, 收起折叠椅和钓具,“接下来是退潮的时间了,今天也算满载而归。作为看见海之霸主的感谢,我载你们过去吧,两位旅行者。”

 

 

 

TBC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
热度 ( 6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