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DS1+2]Like the meeting of the waves

提前祝sinon生日快乐!
之前和sinon一起聊到的那个DS1xDS2 crossover的脑洞,偷偷写了一点,真的只有一点还是我流,当成是给sinon的礼物,希望能够喜欢w
世界线是动画线,不过后面因为某黑幕的参与就不一样了(笑
兔子→久世响希,性格偏向动画方的游戏主
猫耳→峰岸一哉,两个人苏点和私货的结晶

01

从第一眼见到峰岸一哉开始,到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他是个奇妙的人,我一直这么觉得。

那个时候我手上还带着手铐,和同为恶魔召唤使新田同学,以及青梅竹马的挚友大地一起,被迫真琴小姐像遛鸭子一样被带进JPS局东京支局。我们三个人都被国会议事堂地下宏伟得过头的气派建筑吓得一塌糊涂,森严庄重的气氛压迫得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峰岸一哉不一样。那个年纪与我相仿的青年像呆在自己家中一样,在他清秀姣好的面容上看不到任何面对世界末日来临的惊慌与恐惧,他相当随意地靠在电梯旁的墙壁上,嘴里还哼着不成曲的旋律。迫小姐解下我们手腕上的枷锁,然后转过头叫了他一声——我是在这个时候知道他的名字的,我看到这个不可思议的青年拉下了黑色的连帽衫,一脸歉意的取下了耳机,打着招呼几步小跑过来。

“蓝色的……三月兔?”
于是我得到了来自他的第一句交流。

“那么请多指教,柴郡猫君。”
正如我所描述的,在他不可思议的氛围影响下,我也不可思议地半开玩笑地揶揄了回去,仿佛忘记了在十几米之上东京城的断壁残垣。

“哈哈哈哈哈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可不会凭空消失啊,而且只有直哉能把嘴巴咧成那种弧度吧。”

峰岸一哉相当爽朗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干净澄澈,一下子打破了在我们之间凝重的气氛,大地的思绪终于从不知名的世界线中归来,他一把勾住了峰岸君的肩膀……然后背对着两位女性,神情严肃地问起了喜欢的女生类型。

不行啊,大地,这可真的不行。新田同学和迫小姐都看过来了。

“说起来,峰岸君是学生……?”

“啊,其实我已经毕业了,要充满敬意地叫学长哦。”

“那从事的工作呢?”
打听别人的私事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我从小就这么被教育着,然而那一刻,难以言喻的违和感突然涌上心头,我下意识地岔出大地的话接着问道。

“……大概是,人事管理相关吧?”
峰岸君伸出手指心虚地挠了挠脸颊,似乎相当苦恼的样子,他顿了顿,紧接着又飞快地补充了几句,“其实呢……我也不太想从事这份从兄强行塞过来的工作,毕竟和我小时候的理想背道而驰,目前算兼职程序员吧。”

因为不太喜欢本职工作,不愿意被人知晓才犹豫不决吗……?违和感依然存在,不过也算合情合理?

“总之,峰岸一哉,姑且算是个不合格的恶魔使,请多指教。”他礼貌地伸出了手。

“久世响希,请多多指教。”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到他的左眼似乎有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是过于劳累产生的错觉吧。

很久以后,不对——准确的说是四天后,在代代木公园的我,或者六天后,在东京塔下的我再次回忆起这一个时刻时,怀揣着的是什么感情呢?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DS2 hibiki side
1st day 憂鬱の日曜日
17:30  初めまして

02

东京毁灭了。

不是小说,不是动画,更不是游戏,若不是这一切都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的眼前,完完全全没有办法想象。大地几天前还向我抱怨,如果世界末日就不用升学考了吧,他这么自暴自弃说着,然而这件事对我们而言,的确毫无预兆发生了。

东京毁灭了。

崩坏了的日常如落木般萧萧落下。

天空被厚重的云层遮蔽,黑压压的透出不详的气息。东京的街头四处是断壁残垣,那场作为一切开端的强力地震破坏了道路和建筑物,街上游荡着无家可归的受害者,我看到途径的路人眼窝中深不可测的绝望,与末日相称。迫小姐仍然以她沉稳冷峻的表情地继续驾驶汽车,从几只横行的恶魔身边擦过。

恶魔到底是什么呢?无论是通过jps局隐秘的召唤术式,还是通过Niceae程序得以降临,无论从背负小鬼,还是神兽白虎身上,我能强烈地感受到灵魂的存在。

大地抱着头呻吟着,新田同学把脸埋在手心中蜷缩在座位上,我下意识往前排峰岸君看去,汽车座位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我看到他托着脸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后似乎低下头,隐隐约约拿出了什么翻看着。

那个是……曾经流行过一段时间COMP吗?

看不清楚界面,果然还是算了吧。

在新田同学的请求下,迫小姐将我们四个人带到了临近的居民避难所中。新田同学紧紧咬着下嘴唇,在紧急设立受难者名单面板中搜寻父母的名字,大地强撑着笑容安慰着她,一句一句东扯西扯跑着火车。

“你看起来很冷静。”
峰岸君朝着我轻轻扔来一罐碳酸饮料,同时易拉罐清脆的声音响起,他在我身边的上找了个位子坐下,小口啜饮着手中的罐装咖啡。苦了点,他咋舌道,这里原来是教堂吧,那彩窗玻璃挺好看的,我还没想到我有一天还能到这种地方来啊。

“不介意是自暴自弃的冷静的话。……我父母从小不太照顾我,感情比较淡薄来着。”
我凝视着他,深蓝色的瞳孔毫无面对灾难的惧意,“在这种极限状态下还能神色自如地感叹彩窗玻璃,你也不是?你的家人呢?”

“他们一定能够幸存下来的,或许还应该担心一下对上的恶魔吧……不过,”峰岸君小声叹了口气说,“果然我还是不太想和他们见面。”

“吵架了?”

“算是吧。有点愧疚。”

“这可不好。”

“没有办法嘛,那种事情,怎么想谁都无法接——”

“——————————————————————!!”

玻璃碎裂的声音。

脚步声杂乱,尖叫声四起。

人群突然从避难所室内中涌出,呼救声交织着哭喊声萦绕在避难所狭小的建筑物中。我下意识撺紧了手中的手机,手心微微冒出冷汗。

“是恶魔,灵鸟属,以津真天。”峰岸一哉说。

人脸,蛇身,弯曲的喙和参次不齐的牙齿,原来恶魔还有分种类吗……?然而我来不及多加考虑,蓝色的荧光从手机蔓延至我的右手上,以津真天凄凉尖冽地哀鸣着,扑向我后方一个因为恐惧而瘫倒在地的孩子。我感受到我的瞳孔收缩,白色的巨兽从幽暗的蓝色光芒中一跃而起,撕裂了敌方的翼羽。

“白虎!!”

“拜托了,杰克霜精!”

我惊愕地向他望去。峰岸一哉同样举着一把白色的手机,植物形的吊坠在召唤术式掀起的狂风中摇晃。

“————————”
他张开了嘴,伴随着上扬的嘴角无声地说。

DS2 hibiki side
1st day 憂鬱の日曜日
18:30  いつまでも

??

八咫鸦?对,是我没错,能在这里遇到你挺幸运的,不是吗?不过真的不用那么毕恭毕敬地叫我啦。

你也看到了?以津真天族被那个白虎召唤者打得满地找牙的情景,那个是他们自找的。话说回来,第一天就召唤出了白虎,……真厉害啊。

你问我接下来的安排吗,大致是下定决心了吧,不过变数还很多。

真没想到那个时候做出的决定会变成这样啊……明明只是离开了一会儿而已。

那么还是拜托你了,请转告已经抵达这个世界的所有的恶魔——

“魔王将于五天后君临。”

D?? ?????? side
?s?day 憂?の?曜日
18:?0  ??????????

TBC

再次祝sinon生日快乐!
写得有点赶了,请不要介意.

sinon的剧情,都是恶意,虽然好像恶意部分的构思都是来自我…………,有能力有时间的话,想快点写到贝利亚战啊哈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的情节了

其实那个黑色兜帽是bel炎(笑

sinon说猫耳的手机是地上随便捡的,然后我脑补了一下,猫耳蹲在地上一把一把挑,这个太难看了了,啊这个是我不喜欢款式,什么,没有我想要的翻盖机吗(爆笑

传说以津真天的叫声是Itsumade,与いつまでも相似,到何时为止呢?其实挺符合兔子君的末日心境的,没能力写出来有点可惜

估计以后不会再写东西了……安心战高考……吧?

评论 ( 15 )
热度 ( 14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