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诗篇记录者.

杂食,随心所欲写东西

Atlus推. DS/P/SMT
PM/TO/FF14

近期来打.

weibo@-Planisphere-

[PM/N主♂]Hope Fragment(1)

summary:合众地区的两位英雄在故事的最后终于相遇,而在最后的最后,踏上了前往神奥地区的旅途

 

cp:Nx主♂

备注:复健,前后两段相隔时间太久导致的节奏混乱和啰哩啰嗦。以及我终于开始填坑了!是  充满口胡和瞎扯以及完全动作描写苦手的对战 

T T 对不起 感谢你的阅读  

warning:OOC

 

 

* * *

 

 

神奥永远是片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地区。简单来讲,那些繁星般的传承的各个时代传说,如同珠宝般镶嵌在大陆各个角落的遗迹,哪怕建国的双子神话被发现后在史学界赢得多大的美誉,那也是合众地区完全不能媲美的风韵。时值入秋,滨海市港湾的轻风带着枯草和海盐的味道掠过桅杆,游轮上不时来往些身着卡洛斯时髦服饰的年轻情侣,和跳出海面的爱心鱼一起发出一阵不大不小的嬉闹。

 

快门声响起,年轻的宝可梦训练师自觉无趣,他今天未寻到一位训练师作为对手,徒然地为担任第四对情侣的摄影师一职而感到头晕目眩。透也将身体的重心倚靠在了甲板的扶手上,只好草草结束今日份的积分对战,将视线转向从天际那端逐渐淡出薄雾的海岸线。

 

“起风了,别感冒了。”

 

绿发的青年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身边,声音里还带着一丝半睡半醒的朦胧。透也接过旅伴递来的围巾,将脖子埋进了手织品特有的绒球中。

 

“…比你穿得多就行。”

 

即使是从最初敌对的立场成为了旅行的同伴,也曾在其他的大陆上为了寻找他四处奔波,但似乎……自己仍在为他的离开感到愤怒。人总是趋向温暖明亮的地方,透也明白孩子气的反驳在自己暴露真心的动作下显得苍白无力,只好把自己又往围巾中缩了缩,像只躲进壳中的石居蟹。

 

酋雷姆的寒冰褪去,从西部吹起的暖风重新奔跑在合众的大地上,载着野心家的巡航舰离去,几年前引起巨大轰动的旧等离子团事件湮没在了时间的洪流里,似乎和沉入沙漠底部的古代之城一般,淡忘在人们的记忆中。或许正如国际刑警组织的报告中那样写的,只剩下几位在帆巴市的细雨中追忆年华的咖啡店常客,探明真相追查过去的刑警后辈,以及自己,和那个曾经是王的男人。

 

究竟是哪一个仲夏夜接到自称是工作后辈的联络呢?他也说不上来了,只记得当捷克罗姆的蓝色电光和雷文市不灭的霓虹灯融为一体时,漂亮地将摩天轮下的他的发尖化为了光与影的境界线。

 

那是他见过最美丽的风景。

 

这个男人长得太好看了。透也心里想,美色误人说的不假,或许也是自己鬼迷心窍,才会答应带着这个前通缉犯一起跑去神奥收集紫杉博士所需要的研究资料。他对N有些自己心里也说不清理不尽的感情,好比阿尔宙斯如过去双子的英雄般用红线将他们缠在了一起,将以侦探为副业的训练师推进了弥诺陶洛斯的克里特迷宫之中。

 

绿发的青年回应他视线般,愣了几秒眯起了眼睛,宛如眉间夹着纤细的新月,他仗着身高优势揉了揉小个子旅伴被海风吹得凌乱的头发,留下海风卷着清朗的笑声和游轮的鸣笛呼去。

 

 

* * *

 

 

他们最后走下皇家合众号的踏板,踏上滨海市繁忙的市集。港口城市大多坐落在平坦的土地上,成为绿色幕布与蓝色宝石的漂亮的边际线,而滨海市似乎是执意反行其道,镶嵌在山崖的角落,把自己打造成璀璨的黄金城。阳光灿烂,太阳能板反射出哑光,自动扶梯和空中回廊交错,似乎把滨海市打造成魔幻般视觉误差的迷宫。

 

透也眯起眼睛,聆听着旅伴讲述着他在丰缘地区的旅行故事,华丽大赛和道馆赛,裂空座和基拉祈。他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讲,是无奈遇不到得以倾诉的人,紫色的小狐狸嗤笑着谈到。

 

“像伊瑟的望楼。“

 

他突然停了下来,发出一句感慨。

 

“……嗯?“

 

数学和物理毕竟不是侦探涉及的范畴,在鉴定蛛丝马迹的化学成分上他还更擅长点。

 

“一种不可能存在的物理模型” 绿发青年的右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相连的顶楼和地板垂直,以及无法揣测位置方向的梯子……是想象和现实编织出的不可思议的画面。“

 

“能和你一起旅行也是从来没想过的,不可思议的画面呢……“

 

没把你那张好看的脸揍到破相也是不可思议。

 

 

透也把后半句话咽下肚子。

 

 

离别来得太突然,重逢也来得太突然,上一秒雷希拉姆在晨光中挣脱枷锁离去,下一秒自己奔波各个大陆、挖空心思寻找的大少爷就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失而复得成了世界上最简单的一件事,于是自己全部的心意提笔迟迟没有解答,成为无解的方程式,一同和雷文市的那记交叉闪电埋葬在了王宫和高塔的断壁残垣中。

 

N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能看到过去与未来的魔术师大概不是浪得虚名,他小幅度耸耸肩,轻声说声抱歉,得到大海淘洗岩石的沉默。

 

从港口到滨海灯塔的距离并不长,导游手册上的自动扶梯与空中通道七拐八弯似乎也是捷径,却仿佛在静默中走出了亿兆年的距离,直至通往灯塔顶层的电梯重新打开,几方金光浮现,令人窒息的黑暗散去。

 

 

 

 

是海。

 

透明玻璃那边闪出秋日的大海,波平如镜,一片湛蓝。所见之物无不被如约而至的和煦海风洗涤过一样,安静而祥和。海面和蓝天交际的地方隐隐约约浮现出一道长虹,将无数颜色融合进去,像水晶一般的星屑璀璨夺目。

 

透也突然想到从精灵联盟旁突然矗立起的那座废墟深处,他离开的那个角落,雷希拉姆挥舞着翅膀上升的角落眺望出去,便也是这个仿佛一切都被包容进去一样的景色。

 

——实现美好的梦想吧,将它作为你所追求的真实。那时他对自己这么说。

 

那么他呢?N·哈尔莫尼亚,他的追求又是什么呢?……人与宝可梦和谐共处?不,他并不想知道这个,这是他们共同的理想,但它过于宽广而泛泛而谈。相比起来他更想知道一点更私人化、更纯粹的东西,比如关于他们现在一起的旅行,又比如透也这个人。

 

他在大海的晓光中沉默,身边的男人同样静立,透也莫名想起花木镇的海风,那同样具有荡涤人心的力量。

 

于是时间仿佛永久地被暂停,万物停歇在这一刻。

直至仓促的铃声打破静谧。

***

那是发生在卡洛斯时的事情,倒不是什么值得记录的。寥寥几句概括——调查发生在卡洛斯地区的宝可梦失窃案件遭到车轮战的围攻,哪怕自己仍有最后的底牌,但在城市中呼唤出合众地区的神龙并不是明智之举。所幸这时得到了受到新人训练师拜托来解决事件的男人的帮助,欠下不少的人情。

取得八个道馆徽章的宝可梦训练师本就寥寥无几,严峻残酷的冠军之路又筛选去了一部分,也难怪这些四天王遇不到称心的对手纷纷翘班。约莫是联盟的工作的确太过无趣,或者那句训练师总会互相吸引的话不无几分道理,他发现自己常遇到那些无所事事翘班旅游的道馆馆主或是四天王。听潮镇的希罗娜将右手手指轻握住白色的陶瓷茶杯,左手优雅地向后拨弄金发,眯起眼睛笑得灿烂:“比起冠军的头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更重要的人……你不也是这样吗,合众的新冠军?”

但这就是神奥四天王满世界乱跑的原因吗。

有委托在身的透也在卡洛斯地区停留不久,他散去心中的困惑,向大叶先生挥手告别,对方报以灿烂的笑容,和他的对战风格操纵着的豪爽火焰一样,如同绽放的烟火,热情炫目。

身为友人的电磁先生也是如此。

电系道馆的机关设计大都充满了挥金如土的气息,或许是常年相伴那些跳跃的金色电弧导致了对金钱的感知力下降,因为修缮道馆设施导致的滨海市大规模停电事件早在合众就有所听闻。

“我以为能听到隐退的少年侦探重出江湖如何将宝可梦黑商逮捕归案的故事……”N说到,踩下脚下最后一个的绿色按钮,齿轮旋转,吱扭着发出震耳欲聋的旋转声,把最后的道路扳向道馆的最深处。“感觉是个充满未知可能性的方程式。”

“没什么大事情。”透也伸手打了个招呼,“有机会再慢慢说吧。”

当时欠下的人情最后演变为一场宝可梦对战,由于忙于在世界各地寻找某位王大人,也就拖沓到了如今。听闻友人在完成红豆杉博士的调查顺道准备游览神奥地区之后,几经波折后又兴致勃勃地发展成了大叶与电磁,以及透也和N的2v2双人战斗。

“能与被合众的神龙认可之人对战真是令人热血沸腾。”电磁握手回礼,作为道馆之主的欢迎礼节问候。他身后巨大的齿轮旋转,成为整个道馆内其他大小齿轮的动力源泉。电火花在空气中炸裂开来,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辉,一如电磁先生的美誉一般,神奥土地上最闪耀的星辰。

“哦!虽然说的有点晚!欢迎来到神奥!”

神奥的四天王笑容毫无防备,大大咧咧地把手伸向N·哈尔莫尼亚表达欢迎。透也心底闪过一丝担忧,抓住时机抬头瞥了几眼,反社会人格的前科仍在高挂在国际刑警组织的案头。前合众反派之一回以纯粹得毫无阴霾的微笑,和花木镇的海风如出一辙。

归根结底N本就是那样的人,是否是自己疑神疑鬼的多虑?

“听大叶说明后我很期待,希望是场能带来乐趣的宝可梦对战。”

鸭嘴炎兽的火焰之躯把滨海道馆映得透亮,是否是紧张感作祟,似乎连空气都逐渐稀薄起来,伦琴猫的鬃毛上跳跃着电流,前爪挠地低声嘶吼进入准备战斗的状态,皆是神奥地区数一数二训练师和其王牌搭档,光是看气氛已然是剑拔弩张。

N把他细长的手指从腰间的精灵球上一一划过,思考着如何发挥出搭档力量的算式。超甲狂犀在精灵球展开的光效中咆哮,似乎整个滨海市的大陆都一起震动。水晶灯火灵从道馆的上空无声摇曳,寂静燃烧着青蓝色的火焰。

“听说你在合众时甚至有四支队伍用于宝可梦对战……风头都要被你抢走了。”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场战斗却没带上克制属性的宝可梦,简直是一大败笔,绿毛该死。

“只不过是在最合适的时间发挥出他们最好的水平而已。”对方答到,“舒适的战斗环境……也能让宝可梦们放松不少。”

落日从海岸线边滑下,战斗前的闲聊很快结束。道馆内最后一丝橘黄色的暮晖如青烟般消失。刹那刻人造光源的光芒亮起,伴随着咆哮声震耳欲聋,闪电朝着眼前的宝可梦霹雳般袭来。

即使远远低于鸭嘴炎兽和伦琴猫的速度,身兼岩石属性与地面属性的超甲狂犀在这场战斗中也占有格外的优势,无效电属性的属性克制化身为己方最坚固的盾牌,抵挡下大半的伤害。

“太天真了!!”

于是寒冰结成的霜刃蓦地在空气中凝结,獠牙化作最锋利的武器,带着无法抗拒的绝对冰点切裂空气。冰之牙从上空中挥下——补盲技能,训练师必然会选择克制对应的克制属性来出其不意,扭转战局,哪怕这的确是在预料之中,伦琴猫如光子般的速度仍然硬生生打断了超甲狂犀准备使用地震的动作和水晶灯火灵的影子球,转而迫使其摆出防御的姿态接下这一击。鸭嘴炎兽的烈焰从后方空隙滚滚袭来,热浪扑向远处的训练师,似乎是要以无法燃尽的热情化作炽焰烧尽一切阻挠。

诚然有着N·哈尔莫尼亚能看到未来的谣言,但任何一位有战斗经验的训练师都能看到无法躲避的结果,灰色的瞳孔猛然收缩,只好相信同伴能咬牙接下这一击。刹那刻水晶灯火灵从场地后方无声空降而至,火焰化作鬼火燃烧的燃料,幽蓝色的光芒忽明忽暗,仿佛啃噬着寿命和灵魂。

“引火特性。”电磁眯起眼睛,“有意思……倒是栽了个跟头。”

奥巴爽朗的大笑起来:“哟!和我的火伊布一样。”他挥起手,指尖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是个好对手呢……试试看谁的火焰更猛烈些?”

“奥巴先生过奖了……但我肯定比不上您。”透也耸肩笑笑,随即下达新的指示,“莉特,影子球。”

黑暗化作无光的球体,吞噬一切事物卷入其中,气压的改变使得连训练师都险些失去平衡,伦琴猫将利爪嵌入地板之中,弓起身躯压低重心,力量积蓄于矫健的双腿,仿佛伏击猎物的捕食者。

“很好的攻击,但同时也是破绽。”电磁低声,一字一句缓缓开口,“伦琴猫,对水晶灯火灵使用咬碎。”

影子球射向对方的场地,划破空气,却被化守为攻的伦琴猫轻松躲过,徒然带来使用技能的僵直。超甲狂犀从后方抬起手臂,抵挡恶意汇聚的尖牙。

“超甲狂犀——挡住啊!!!”

下一秒就要交锋,坚硬的金属外壳成为钢铁之盾,为同伴守护一切伤害——本该是这样。无法预料的光束从上空降下,驱散黑暗的阴霾,点亮整个道馆。“怎么能让你一直防守呢?”奥巴双手合掌,“不觉得天黑的有点快吗……鸭嘴炎兽,日光束。”

无法回避,一击命中,超甲狂犀被狠戾的日光掀翻在地,水晶灯火灵接下咬碎跌落在地,勉勉强强回避开要害。“……原来那个时候就计算好蓄力的时间了吗。”N轻轻叹气,“不愧是神奥地区的四天王。”

没想到是我方压倒性的不利呢。

诚然它们都是合众地区数一数二的训练师,但在手段和经验更为丰富的老手面前仍是略显稚嫩。透也不清楚N·哈尔莫尼亚的情况,但他自己在这两年里看起来倒是松懈了不少。战场上的结果明显倾向一侧,水晶灯火灵和超甲狂犀陷入劣势之中,疲于躲开亦或是防守对方的攻击。

再这样下去毫无胜算。

“喂……N,”透也以只有对方听得到的声音开口,“帮我,帮我争取到一个空隙就好。”

对方瞪大了灰绿色的眼睛:“这就是在这场我们第一次合作里你给我的第一个指令吗?”

“诶——不是!!那个……”

“啊,”N淡淡地笑了,打破透也的窘迫,“我不是很会说这种话……是这样来着,恩,芽衣好像说应该这么说。”

“——再多依赖我一点也没关系哦?”

扭转致胜的关键飞舞而至,只要这一片刻就好。超甲狂犀以身躯挡住了伦琴猫发起的对水晶灯火灵的再次攻击,又与鸭嘴炎兽拉开一大段安全距离。透也的声音澄澈坚定,如同过去他所做的那样,铺平前往胜利的道路。

“就是现在!!!”

黑洞从身后出现,铺天盖地覆盖了整个道馆,N轻轻扬起嘴角,他并未多言一句,而透也自然懂他在想些什么。于是光线被折射,时间被扭曲,空间崩塌,飞沙走石。

——欺诈空间就此展开。

 

 

评论 ( 9 )
热度 ( 64 )

© Planisphere | Powered by LOFTER